swaq 拷貝.jpg

 

 

 

 

年齡是她們無法跨越的距離,僅僅只是兩個年級的差距,對女孩來說也太過遙遠。

她知道裴洙泫有自己的朋友圈,那是她無法涉足的地方,即使每一次裴洙泫都會選擇陪伴她,像從前那樣給她最好的。

只有每個傍晚和裴洙泫一起走回家時,她們牽著彼此的手,分享今天的趣事,她才能稍微放心一點。

她說不上來,她的年紀還不足以表達很多詞彙,但當下是感到安心,只因看著裴洙泫。

 

只是談論著今天雲彩之流動、海面的光澤、花蕾的綻放也感到美好。

她們一起低下頭,看著被夕陽染紅的鞋尖,爾後相視一笑。

 

裴洙泫突然覺得有點暈眩,看著孫承歡的時候。

入神的望著她的側臉,好想好想,就這樣一輩子都不要放手吧?

 

縱使裴洙泫是早熟的孩子,她也不明白此刻的悸動是什麼、又該如何解讀。

只是覺得,不應該、也不想要放開孫承歡的手。

就這樣永遠把她留在身邊吧?

 

 

她們在堤岸旁相互追逐、笑鬧,全然享受當下的快樂,穿梭過灰暗的堤防,踏上金黃色的沙,又像從前那樣。

孫承歡替裴洙泫壓下了隨風晃蕩的裙襬,仰頭看著高她一點的姐姐,綻開笑顏。

現在想來,那一天也是一幅絕美的風景畫。

 

 

 

風流動之快,積雲一片一片的被吹散,整個大地裸露而毫無陰影可供遮蔽,女孩不在意手臂上刺痛的陽光,她快速的穿過草坪,努力向前奔跑。

所有的畢業生都聚集在那裡了。

 

 

她帶著一別胸針還有一束花,跑進漫漫人群裡尋找那個女孩。

幾乎所有人都哭哭啼啼的,離別的話語不斷對親近的朋友訴說,此刻她想著她的洙泫姐姐是不是也這樣哭泣著?

飛揚的裙襬也毫不在意,她漫無目的的尋找唯一在意的那人,直到有人把她抓進懷裡,她回過頭。

 

「人這麼多還亂跑。」裴洙泫點了一下孫承歡的額頭,有點緊張到替她弄好裙子。

 

孫承歡笑了。她把準備好的胸針給裴洙泫別上,然後給了她一束花。

看著穿上了黑袍子整個人看起來很小一隻的裴洙泫,她又想哭了。

啊啊,她不想道別。

 

直到此刻才真正體會到這場合的氛圍,是離別,深刻的印象,明明也就隔了一條街的、兩家的距離,卻仍然讓女孩覺得那是跨越不了的鴻溝。

是啊、今天以後,她們不能再一起上學。

她開始要到很遠的地方、得坐公車才能到達的地方,一整天、真的見不到面的地方。

孫承歡流了淚,連帶著裴洙泫也感傷的哭了。

 

從來沒有分開這麼久。

 

放學的時間也不一樣了,她們開始有了時間差。

 

兩歲的差距,裴洙泫開始、好像真的要長成大人了,而孫承歡還像在原地打轉一樣。

緊抱住裴洙泫,感受她身上的溫度,她突然覺得很嫉妒。

不是她離開了,而是自己被留下了。

無論她怎麼追趕,終究是被留在原地的那個人。

 

 

她恨不得趕快成為大人,再一次和洙泫姐姐並肩走著。

 

 

那一年,裴洙泫十六歲,孫承歡十四歲。

 

 

 

裴洙泫的身板好像並沒有隨著年紀而增長多少,這段期間孫承歡突然抽高了幾公分,而能夠和裴洙泫平視,有時候裴洙泫會看著和她同高的孫承歡嘆氣。

唉,她還是喜歡有點居高臨下的視線。

 

上了高中之後,她必須自己一個人搭公車到高中,她不喜歡搭公車,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還好承歡會陪她一起等公車,她會早起一個小時在裴洙泫樓下等待,等待牽起她的手走到公車站,清晨的冷空氣,和裴洙泫困倦的臉龐,都是她期待的一部分。

 

漸漸的養成了習慣,裴洙泫習慣了每天有孫承歡的等待,孫承歡習慣了凝望裴洙泫的側顏;她習慣了靠在她肩上小聲聊天,她習慣了她倚靠的重量。

 

依依不捨的送上公車,她眺望著遠去的裴洙泫,然後往學校的方向走。

因為這樣擁有了教室的鑰匙,總是早了一個小時到學校,也沒別的事能做,就是看書、自習,漸漸的成績愈來愈好,從全校前五名到第一名,其實孫承歡真的不是很在意。

就是、因為早起?還有自然而然變成那樣了。

 

「我們歡啊—頭腦很好呢!」這件事告訴姐姐的時候她比我還高興喔?

 

孫承歡搔搔頭,有點呆愣的看著比她還興奮的裴洙泫。

 

還在同一間學校的時候,她曾聽過有人說裴洙泫的情緒不顯形色,就像個人偶一般,總是面無表情。

她很想說,她的洙泫姐姐的情感比任何人都多得多,但她何必向陌生人表達?

她只會對孫承歡傳達很多情感,激動的、興奮的、失落的、不安的,那一些脆弱的部分,似乎只對孫承歡表現過,為此她常常想著要趕快長大變得成熟一點,好守護她的洙泫姐姐。

 

「這個成績可以去更好的學校呢?」裴洙泫突然說。

「我要跟妳在同一間學校。」孫承歡搖搖頭。裴洙泫在哪裡,她必定要去那裡。

 

「這樣......好嗎?」裴洙泫是感到開心的,只是她還是會為了孫承歡的未來著想,她不想要因為私人感情而阻礙承歡的未來。

「妳的學校已經夠好了。」孫承歡突然把裴洙泫抱在懷裡,就像小時候裴洙泫對她做的那樣。

她聞著她身上的香味,又改變了的柔軟精的味道,卻依舊好聞,無違和的和她特有的香味融合在一起。

她很難形容,但就是裴洙泫的味道。無論她怎麼換牌子的柔軟精都無法掩蓋的,讓她平靜的味道。

 

「我不會去沒有妳的地方。」她靠著裴洙泫的耳朵說。

 

裴洙泫莫名的臉紅了,這聽起來如此肉麻的話。

 

「笨蛋嗎。」她笑了起來,揮舞的雙手試圖掩飾自己的羞澀。

 

孫承歡,那個小小的,看起來總是需要她保護的小孩,什麼時候變成了能依靠的人了呢?

裴洙泫不禁感嘆時間流逝之快。

 

她突然感到懷念,那些在海邊的沙土的手感、樹林間的陽光、軟葉的觸感、承歡的笑臉。

好像是很久、又不是那麼久的事,彷若在昨夜,卻又很久沒再感受過了。

那種只有彼此能依靠的、單純的情感。

她想起孫承歡很喜歡海,卻好像不怎麼去了,也許是因為自己的關係。

原來在不知不覺中她已經開始依賴承歡的體貼了。

 

「承歡,假日的下午,去海邊吧。」

「好。」

 

如果再一次試圖回到從前,能不能發現一些什麼呢?

 

她們坐在陽台邊上眺望著海,難得愜意的時光,裴洙泫安心的在孫承歡身邊沉沉睡去。

 

 

 

 

 

 

 

 

 

 

 

 


我開了一個哀居帳號專門放貝貝的畫,有興趣可以去看一下~

>>  station_rv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tation - 小行星 的頭像
Station - 小行星

STATION - 小行星

Station - 小行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