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png

 

 

 

事情已過了七天,每重新遇見一位朋友總是會再問我一次,基於禮貌我也會再回答一次。

 

 

「妳和裴學姐真的分手了?」

 

 

「真的啊。」我舉起手上的午餐,「現在都只買一個人的份了,你覺得呢?」

 

「暈,聽說是她......」

 

「也不全是她的錯啦。」我擺擺手,「下次有機會再聊吧,我先走囉。」

 

並不是覺得難堪什麼的才會終止話題,而是的確不知道該怎麼說,一時半刻說不清楚。

我離開了那位同學的視線之後才放慢腳步,放空思考的走回家。

我還住在我們的家,只是剩下我一個人負擔房租了,東西少了一半冷清許多,或許會有人以為我住在倉庫裡,空空的。

雖然大家都覺得是洙泫姐姐的錯吧,但其實我並不覺得怨恨什麼的。

 

—因為我們都一樣給了對方同等的背叛。

我想是這樣的關係,她替我當了背叛者,她做了我不敢做的事,而我成了受害者,其實我們都明白,這當中只有我們兩人才知道的事實。

而我們並不想分享給誰、也沒必要向誰交代。

 

只不過是她先說出來罷了。

 

整理衣櫥時翻到她還留在家裡的衣物,我一時半刻不知道該直接丟掉還是打電話給她,想了很久,最後還是把它打包好等著下次再告訴她,有機會的話。

 

對於我們變成了這樣一直困惑不已。

為什麼、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看著對方卻像在看一個陌生人?

雖然牽著手卻不是把心放在彼此身上;雖然睡在同一張床上卻像是中間隔著什麼一樣;和日漸詭異的沉默。

那都不是我們的本意,卻還是變成了這樣。

 

撇去那些煩人的關心,其實我現在心情還不錯,沒有失戀症候群,胃口很好,也沒有失眠啊,暴食啊什麼的,只是突然沒了一個說話的人有點不習慣。

甚至覺得我是否不該感覺這麼好,是否該為我們分手的遺憾悼念?

 

有時候會在半夜想著,有誰去關心她呢?

好像大家都來安慰我,又有哪位朋友真的去安慰她呢?

這麼說其實也有點不合常理,因為表面上有了新戀情的人是她,而我是被劈腿的舊愛,處境整個可憐太多。

 

但我一點也不覺得我可憐啊,論傷心難過,洙泫姐姐好像比我更失落的樣子。

每當想到這些我就忍不住合起雙掌替她禱告,為她的混亂,她的不適。

她的憂傷就像最接近墨色的藍,不停的滴進她的心臟裡,暈成染不回的黑。

有時候也不懂她為何做了一個她自己也感到困惑的選擇,但感情不是能夠全要的,愈想得到全部,最後只會什麼都得不到。她知道這個道理,但還是會感到難受吧。

好像刻意要讓我看見她的墜落一般,但說真的,我除了在胸前劃個十字架以外實在不知道還能做什麼。

 

至於為什麼我會知道這些,是因為直到現在的凌晨三點半她還是會習慣打給我。

她總是很晚睡,常常失眠,但她總說只要睡在我身邊就會睡得很沉,然後笑著鑽進我懷裡。

那是曾經。

 

 

「......喂?」每一次,就算我睏到不行還是會按下通話,每次都告訴自己是最後一次。

我也是縱容的共犯。我也習慣了她在半夜打給我,說一些瑣碎日常,提一些我已經無從參與的生活。

 

「妳睡了?」

 

「......妳明明知道我已經睡了。」我翻了身,看著旁邊的鬧鐘。果然已經接近了四點。

 

她在電話那頭低笑著,甜甜的、溫柔的,一瞬間又好像回到從前一樣。

好像她只是出了趟遠門,打了一通遠洋電話給我,在夜裡向我撒嬌是不是在想她之類的。

我嘆了一口氣。

 

難以改變過往的習慣,我們還抓不好這樣的距離。

 

「洙泫姐姐,我們不能再這樣了。」我說,「妳應該要好好陪在瑟琪身邊。」

 

「......我很疑惑。」她說,「為什麼這麼說的妳,每一次還是會接我的電話?」

 

我沉默,說真的我自己也不清楚。

是因為習慣還是憐憫還是其他什麼的?

或許是想要彌補我們之間殘留下的愧疚感吧。

 

「為什麼我和瑟琪在一起了,妳卻還是一個人?」她又說,語氣真的很認真疑惑。

 

她的問題都讓我的每個困惑與日俱增,而沒有誰能給我解答,所以我只能選擇沉默。

 

 

「......沒有人說和妳分手了就一定要和她在一起。」我嘆了一口氣。「暫時,我想要一個人靜一靜。」

 

是啊,我的確不用這樣子過活,像在贖罪一般,可是這是我目前唯一的生活方式。

 

短暫的沉默,只剩下彼此模糊的呼吸聲。

聽著她的起伏,讓我困倦的、感到安心的想要睡去。

 

「我能跟妳說嗎?」她開口打破沉默,我應了一聲。

 

「我好像還是會想妳,還有那些過去。」

 

「姐姐,別這樣。」我說,「早點睡,我掛了。」

 

 

我偶爾也會想妳,會想到流淚,可是那是不對的。

對我們來說,想念彼此是不對的。

我們難道是為了想念彼此才分開的嗎?不,不是,是為了不讓對方那麼感到罪惡。

偶爾我看著在我面前經過的妳們,裝作毫不認識的妳們,我也會想,難道是為了所謂的道德感才應該如此嗎?

我們不都是為了給彼此自由、讓彼此繼續前行才分離的嗎?

 

 

為什麼這些疑問沒有隨著斬斷的關係而消逝呢?

 

原來我們還捨不得放開,潛意識裡還是想著綑綁對方。

 

從本質上來說,我們傷害彼此的程度是相同的。

所以沒有誰恨誰,只是我們都感到遺憾罷了。

 

「承歡啊......」

 

那一天她就是這樣喚我一聲,只那一聲我便知道,她將要說出我無法說出口的,最後的話語。

我看著她,眼神毫不逃避。

在嘈雜的咖啡廳裡,我們凝望彼此,感受那些歉疚。

 

「那,妳就和瑟琪在一起啊。」我故作輕鬆的說。

「我對妳也不好。應該說,我也有背叛妳的部分。」

 

洙泫姐姐面無表情的看著我。

 

「我喜歡上了別人。」我想了一下,「精神出軌?應該這麼說,是暗戀吧。」

 

「是誰?」

「社會一的朴秀英知道吧?」

 

良久的沉默,我們各自出神的望著別處。

我不知道她在想什麼,我也不知道我該想什麼,但我對於真的這樣坦白感覺滿好的,至少不用再背負很重的背德感。

 

只是靈魂深處的確有某一塊深深陷落了。就陷在名為裴洙泫的地方,再也填不回來。

 

 

「那麼,我們就不欠彼此了。」

 

 

「嗯,再見。」

 

我們站起身,在咖啡廳門外最後一次握手。

她轉身往瑟琪家的方向走,我回我們的家。

 

我沒有告訴她的是,我並沒有打算再追求任何人。

我喜歡秀英,也對她有好感,可是我並不想和她交往。

 

那段十分鐘的路,我無法抑制的哭泣,任由淚水流淌。

—直到最後,我還是成為了那個不誠實的人。

 

 

 

這七天裡,有五天她都在半夜打給我,平常我還要忙著應付朋友的關心,老實說滿累的。

可是我也無法拒絕她。

 

有時候也會覺得,我們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但我們確實無法再回到過去,只能想盡辦法不讓陷落的那塊傷口愈擴愈大。

 

 

我這麼對她說,她也同意了。

她把遺落的東西拿走了。我搬了家。我們真的不再聯絡。

 

可能在遙遠的某一天,我們回過頭來看時,還是無可避免的成為了遺憾,無法修復的那種,一直掛念在心的那種。

我不會再看見她在微風下飄蕩的長髮,也不會再聽見她夜裡的感性歌聲,或許在很久以後,連她喜歡的那些時間點也忘了。

 

但是,這是我們所能擁有的、最好的結局吧。

 

 

 

 

 

 

 

 

 

 

 


我找不到感覺比較搭的圖然後又沒時間畫,就隨便選一張,甚感驚悚(?

很煩惱要更新哪個,但想了一下還是先放一篇三角讓大家試閱好了

可能有人不喜歡,可能我還是寫不好,可是

 

她們真的很可愛^q^

 

我再不更新on the sly會不會有人想殺我?還好吧?(自問自答個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tation - 小行星 的頭像
Station - 小行星

STATION - 小行星

Station - 小行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ann1106
  • <span style="font-size: 15px; letter-spacing: 0.05em;">她總是很晚睡,常常失眠,但她總說只要睡在我身邊就會睡得很沉,然後笑著鑽進我懷裡。</span>

    <p class="p1" style="margin-bottom: 1em; word-wrap: break-word; word-break: break-all; font-size: 15px !important; line-height: 20px !important;"><span class="s1" style="word-wrap: break-word; word-break: break-all; line-height: 20px !important;">那是曾經。</span></p><p class="p1" style="margin-bottom: 1em; word-wrap: break-word; word-break: break-all; font-size: 15px !important; line-height: 20px !important;">這段的敘述方式我很喜歡!這樣叫寫得不好的話那我可以撞牆了⋯是說我一開始還以為是瑟琪的第一人稱😂</p>
  • 謝謝~只有那段喜歡嗎哈哈哈(桑心(開玩笑
    一開始的確想把瑟琪當第一人稱但後來還是決定虐粉藍(我是後媽

    Station - 小行星 於 2017/04/09 21:36 回覆

  • 繾綣纏綿的大三角
  • XD我一開始也以為第一人稱是熊的TT
    所以真的要一直寫三角嗎XD.....?
    不過寫的真的很好~~~
    孫承歡這個笨蛋,明明就是想成全裴柱現~
    根本就沒有喜歡上別人嘛><
  • 就只是最近很想要寫三角哈哈哈哈,其他支線還是在緩慢前進(垂死掙扎)中~
    謝謝你~
    有感受到其實溫溫只是假裝沒感覺其實她還是很愛姊姊嗎哈哈哈
    對啊,其實沒那麼喜歡啦,所以不是四角戀是三角戀(強調

    Station - 小行星 於 2017/04/09 21:39 回覆

  • ann1106
  • 當然是整篇都喜歡啊!只是那段深得我心♥
    雖然喜歡大三角,但我更喜歡瑟琪乖乖當溫溫的損友XD
  • 哈哈哈哈好啦~謝謝
    我都好~喜歡~都寫都寫哈

    Station - 小行星 於 2017/04/09 23:30 回覆

  • The Piper
  • On the sly不是一直都是空的嗎???
    不想催但我好想看啊啊(淚
  • 很久以前開放過,但後來覺得寫得太差了所以鎖起來了wwww

    Station - 小行星 於 2018/05/09 02:0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