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__6349165.jpg

 

 

 

CH.11 河床下的石頭

 

 

 

 

 

 

 

姜瑟琪離開了一陣子,去招呼其他客人,孫承歡一個人待在吧台邊無所事事的喝酒。

 

 

她沒有去尋找裴洙泫的身影,也沒有刻意和誰攀談,只是慢慢啜飲著微甜的調酒。

沒有人找她攀談,她安靜地隱藏在這聲色空間內,雖然她都知道眼前經過的人是誰,叫什麼名字,從事的工作,卻沒有特地去打招呼。也不在意沒人搭理她。

 

 

她放空的待著,直到有兩個女人率先朝她走來。看清來人後她站的筆直,她們終於來了。

 

 

「晚安!」個子較高的女人先打了招呼。瞇著好看的笑眼。

 

是黃美英總監,旁邊那位一定是金太妍作家了。或許該叫前輩。她慌忙的鞠躬敬禮。

 

「緊張什麼?這裡還不夠讓人放鬆嗎?」金太妍擺了擺手,示意她不要拘束。

 

「再來幾杯可能就好一點了?」黃美英答腔,替三個人又拿了幾杯酒。

 

「想見到兩位很久了,是我很尊敬很崇拜的前輩們。」孫承歡微微不好意思地開口,像個小粉絲一樣望著金太妍。

 

「哎喲,這樣說我們也很不好意思。」金太妍說,「我也是妳的粉絲呢,我跟美英都很喜歡妳的作品。」黃美英在一旁附和的點頭。

 

孫承歡微紅著臉說著謙遜的話,三個人很快地聊起了各自的事。

 

 

不得不說和前輩們聊天總是會得到很多啟發。金太妍毫不吝惜地和她討論有關現代的文學以及鼓勵她能夠繼續寫作下去,黃美英則是給了她名片告訴她可以進行合作也說不定,希望能約時間好好的詳談。

她喜歡寫作這件事,從很早的時候開始嘗試寫一些東西。而真正在網路上用筆名發表的時期是一年多以前開始。

本來不期待會得到什麼回應,但現在卻意外的有許多人注意她的作品,讓她成為神秘的網路作家,有很高的人氣。

 

一開始有許多出版社注意到wenwen的人氣,也曾有幾家找過她希望進行合作,只是最後都拒絕了。

她不喜歡他們太過利益的包裝,雖然知道賣書是商業行為,但他們的態度無法讓她喜歡,所以最後都不了了之。

 

只有她的偶像金太妍的所屬出版社和黃美英總監是她中意又欣賞的人,她一直希望能夠和她們見一面聊聊。

 

和她想像中的一樣,她們都是很溫暖又親切的人。

也和傳聞中的一樣,她們兩個是情侶。幾乎是第一眼就能夠確認這件事。

 

 

「瑟琪告訴我們妳在這裡,不然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找妳呢。」金太妍笑笑的。

 

「不好意思,應該是我要去找妳們才對。」孫承歡抱歉地說。

 

「這沒什麼,只是有點驚訝看見本人。」金太妍說,「妳從來沒曝光過吧?」

 

「是啊,知道我的真面目的人很少。其實不太希望曝光。」孫承歡說。

 

「我知道,保持神祕也很好,沒有必要暴露太多。」金太妍說,「我想知道為什麼要寫那麼真實的故事。」

 

「看起來像真實事件嗎?」孫承歡問。雖然那的確都是發生過的事,她卻沒有想過有多少人認為是真實事件。

 

「能夠引起大眾共鳴的都具有一定的真實性,讓人也感同身受,如果太過天馬行空就不行了。」金太妍笑了一下。

 

「不過雖然讓人很有共鳴,我喜歡藏在裡面的神秘的感情,有一些東西被妳藏起來了,那會讓我好奇。」黃美英開口,她雙眼閃亮的看著孫承歡。

「這也是很吸引人的點,引發大眾的好奇才會有討論度。」

 

「只是覺得,完全老實的交代細節也不太好,好像在寫日記一樣。」孫承歡不好意思地搔搔頭,「姑且說是真實事件改編吧。」

 

「文筆潤飾的很好,大體來看是會被相中的作品,到現在都沒有人問妳嗎?」黃美英好奇。

 

「之前有,但提出的我都不太有興趣。如果能被前輩相中的話是我的榮幸。」

 

 

三個人又聊了一陣,氣氛很愉快。她暫時忘了稍早前的鬱悶,對於今晚可以見到偶像還是很開心的。

 

 

 

 

 


 

 

 

 

 

裴洙泫遠遠看著孫承歡背對她和其他人聊的興起,心裡有點微酸。她也認識金太妍和黃美英,不是很熟也只是點頭之交,但不知道為什麼孫承歡可以跟她們聊的如此愉悅。

 

 

孫承歡都沒找過她。

 

 

好像不在意她的去向,她和誰聊天,她被誰搭訕,通通不關她的事一樣。

讓她有點心不在焉的,其實她想回到孫承歡身邊,卻又有點不想。

 

走到吧台附近想看看她在做什麼,卻發現她和其他人聊得正好,好像一點也不需要她的樣子。

 

心情上有點不是那麼開心,理智上卻也知道其實根本沒什麼。

 

 

 

 

她一個人搖晃著酒杯站在落地窗前,面無表情地望著風景。

 

「姊姊,還好嗎?」姜瑟琪冷不防從旁邊竄出,嚇了她一跳。

 

「還好,謝謝妳邀我來。」裴洙泫回答。

 

「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我們有承歡以外的共同朋友,還能夠適應吧?」

 

「還可以。有認識的人也讓我覺得自在一點。」

 

「姊姊,我可以叫妳洙泫姊姊嗎?」姜瑟琪眨眨眼。

 

她不喜歡被不熟的人叫本名,可是她是孫承歡的朋友。

 

「可以啊。」

 

「謝謝妳。」她微笑起來,像可愛的某種動物一樣。那雙笑眼也很好看。

 

 

其實姜瑟琪並不讓人反感,甚至聊起天的氛圍有和孫承歡相似的調性,同樣讓人感到舒服又輕鬆,可是裴洙泫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有點在意她們的同步。

 

 

一起待了多久才能夠有這樣的默契?

 

 

「小時候就認識了,是一起長大的朋友。」姜瑟琪回答。

 

怪不得,她們有相像的地方,即使個性完全不同。

 

 

「承歡以前很體弱多病,所以不喜歡接觸人群,個性也有點孤癖。不過她一旦需要和別人攀談時卻又不會羞怯,反而能夠很好的和人相處,總之她不是怕生的人,只是平常喜歡沈浸在自己的世界裡。」

 

「她從國外回來以後本來要接手家族企業,但後來又拒絕然後搬出去一個人住,現在就做一些她有興趣的事。」

 

「咦?姊姊不知道嗎?那麼偷偷的跟妳說,她除了擔任cover歌手以外也有在寫作,作品也小有名氣。」

 

「叫做wenwen,那是她的筆名。另外擔任cover歌手叫做Wendy,是她以前在國外取的英文名。姊姊有聽過嗎?」

 

 

 

「不過,為什麼要一直問承歡的事呢?」

 

 

 

裴洙泫像被驚醒一般睜著雙眼,像受驚嚇的兔子一樣回過神才發現自己一直在聊著孫承歡。

 

 

姜瑟琪給她的資訊太過於龐大,她一下無法反應過來。

 

她是她喜歡的作家,也是她喜歡的歌手。她卻什麼都沒有對她說。

 

還必須得從她的死黨口中才能知道,這些孫承歡不願對她開口的秘密。

 

或許也不算秘密,可能只是孫承歡不想告訴她吧。

她想起她們曾經聊過不只一次關於wenwen的話題,她想起孫承歡微微僵硬的臉龐和很快轉移話題,原來那些不是沒有原因。

 

「姊姊?妳還好嗎?」姜瑟琪的聲音從很近的地方傳來,她回過神看著姜瑟琪的臉,然後微微退開了一點距離。

 

「還好,可能喝得太快了,我去休息一下。」她沒等姜瑟琪反應就逕自離開,到沙發上休息。

 

 

難道那是不能隨便透露的秘密嗎?她明明知道wenwen是她很喜歡的作家。

 

為什麼唯獨她好像不知道孫承歡在做什麼、是個怎樣的人,有什麼樣的過去。她以為她們能夠算是朋友了。

 

可是還是這樣那樣的,被各種逐離在外。

 

或許她還不夠得到孫承歡的信任。或許她也是被孫承歡劃分在「普通朋友」的同心圓裡,甚至可能旁邊會附註「租約一年的房客」。

 

 

 

 

她覺得很難受。內心有很痛又很空、像是被背叛般的感受。讓她好想哭。

好像被深深地傷害了,血淋淋的,此時此刻在胸口內有強烈的痛感。

 

 

 

 

她想回家了。想好好質問孫承歡,卻又不想讓她知道她今晚所知道的一切。

她還是想要孫承歡親口對她說。

 

 

 

為什麼要這樣對她?

 

 

 

裴洙泫閉上眼,在沒人注意的時候偷偷擦去了眼角的淚。

 

 

 

 

 


 

 

 

 

 

「如果要我形容的話,承歡妳的作品就像一條河,看似平穩的水流其實底下藏著尖銳的石頭,那才是重要的。在河床之下的石頭才是需要注意的地方。」金太妍瞇眼看著孫承歡,使她有種赤裸的感覺。

 

金太妍的觀察力精準,常常能夠一針見血的評論。

 

「如果是我的話做不到呢。」

 

「哪裡,前輩真的是我最崇拜的作家了!」

 

她覺得她和她們兩個人都聊得很來,不會太過於探究個人隱私,卻又不知不覺地說出一些藏在內心很久的話。

 

 

她聊得渾然忘我,直到視線範圍內撞進一個熟悉的身影,有些搖晃的朝她走來。

 

 

「不好意思,失陪一下。」她對金太妍和黃美英說,然後筆直的朝裴洙泫走去。

 

裴洙泫一個不其然就倒進她的懷裡。有明顯的酒味。老天,這是喝了多少?

 

 

她環抱住裴洙泫瘦弱的肩,試圖拉開一點距離看看裴洙泫的臉色。但裴洙泫似乎醉得不輕,硬是賴在她懷裡不起來。

 

「姊姊?」孫承歡擔心的呼喊。

 

裴洙泫似乎對她的聲音有反應,她的唇緊貼著孫承歡的髮際。

 

「想回家......」裴洙泫囁嚅的口氣像在撒嬌,「承歡,我們回家了好不好......」

 

孫承歡有些焦急的安撫裴洙泫,抱著她到沙發上坐著。

 

「姊姊怎麼喝那麼多?不如我去問瑟琪能不能夠在這裡借住一晚?」她擔心裴洙泫的身體,回家也要一段時間。

 

「不要,我要回家。」裴洙泫大力地搖頭,斬釘截鐵地回答。她的雙手環繞孫承歡的脖頸,雙眼迷濛失神的看著她,眼角濕潤。

 

「孫承歡,妳為什麼這麼壞?」

 

孫承歡愣著,這下好了,洙泫姊姊醉得開始胡言亂語。老實說她很害怕照顧喝醉酒的人。

 

「姊姊,妳喝醉了。等我一下,我打個招呼就走。」

 

「妳為什麼不回答我的問題,我問妳為什麼這麼壞?」裴洙泫不依不饒的重複問題。

 

「我做錯了什麼嗎......」孫承歡語氣柔軟,她拿出手帕擦擦裴洙泫的嘴角。

 

「妳為什麼對我這麼壞?為什麼討厭我?為什麼總是拒絕我?」裴洙泫哭了,淚水潰堤。

 

孫承歡手忙腳亂地用手帕替她擦眼淚,又胡言亂語了一番才安慰住裴洙泫,她靠在孫承歡懷裡不願移動分毫。

 

孫承歡只好陪她坐著,輕拍著裴洙泫的背,任由她依靠。

 

「姊姊先在這裡等一下,我跟瑟琪說要走了好不好?」

 

「嗯,快點......」裴洙泫向後陷進沙發裡。

 

「洙泫姊姊怎麼喝成這樣?她不是一直跟妳待在一起嗎?」孫承歡找到姜瑟琪後有些氣急敗壞地問。

 

「她喝醉了嗎?!老天,本來聊的好好的但她之後說不舒服就先去休息了,我也沒去煩她。她還好嗎?」

 

「還行,我要先帶她回去了。」孫承歡有些嗔怪的看著姜瑟琪,「替我跟太妍姊姊和美英姊姊道歉,說我有急事先走了。」

 

「沒問題。我幫妳們叫代駕。」

 

孫承歡回到裴洙泫身邊一把抱起她就往門口走。

 

裴洙泫比一開始的時候溫順多了,乖巧地趴在她的肩上,她的長髮撩得孫承歡有點癢。

 

 

 

「我們要回家了嗎?」裴洙泫模糊的問。

 

「我要帶妳回家了。」孫承歡回答。

 

「是我們的家嗎?那會很遠嗎?」裴洙泫又問。

 

孫承歡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可是又覺得裴洙泫或許隔天就會忘記這一切。

 

「嗯,回我們的家,很快就到了。」她說。

 

 

 

然後聽見裴洙泫像小孩一般滿意的輕笑,雙臂摟緊了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tation - 小行星 的頭像
Station - 小行星

STATION - 小行星

Station - 小行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小紅帽的野狼
  • 覺得有點越來越甜的感覺
    承歡不說也有她的苦衷吧我覺得
    而且居然從朋友口中得知那麼多的消息當然會震驚許多

    是我們太妍及美英金氏夫婦 (第一個最喜歡的CP嗚嗚)

    裴姐姐酒醉好可愛哦wwww
    承歡是不是有點招架不住呢
    唉反正帶回家一切好辦事(欸#

    貝貝結束了演唱會 聽說姐姐哭了熊也哭了承歡好像眼眶泛淚秀英哭了忙內也哭了
    真的是好感動 有女兒長大了的感覺QQQQQ
  • 我也不知道如果我知道我有個朋友其實是我喜歡的偶像會怎麼樣(愣
    可能會想揍他(暴力
    本來孫承歡想喝醉這下全醒了www

    都哭了,現在想想也很想哭嗚嗚嗚

    事實上年紀都比你大欸哈哈哈哈哈哈哈

    Station - 小行星 於 2017/08/21 23:38 回覆

  • KL
  • 很好,我沒想到你這人在國外還給我自動更文(扼腕

    與其說完完壞,我會覺得有點神祕主義吧
    加上從小到大的個性所使
    每個人總會有些什麼不願意或是沒有勇氣透露的事情
    尤其對方是自己在意的人的時候

    我還沒喝醉過
    我不太讓自己喝醉尤其在外面
    姐姐這樣不行喔(???)

    好啦演唱會結束了
    我開始幫你擔心你的廢人症了www
    謝謝你幫我們把心意一起吼出去
    我感受到妳的喉嚨了(欸

  • 我真的超棒的啦(拍自己

    她真的很愛耍神秘欸真是的(?
    對啊對啊,可能是太害羞了(?

    姊姊就是想藉酒裝瘋(屁

    我會打起精神寫後記的(哭
    我有幫你一起喊了喔真是努力到想頒給自己一個最會吼叫獎(啥小

    Station - 小行星 於 2017/08/21 23:41 回覆

  • CH11
  • 一口氣看到這理 心跟著承歡被捏得緊緊一樣

    我很喜歡"我們會去很遠的地方嗎"
    "恩 我們回家 很快就到了"
    的呼應 連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