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phael-koh-259721.jpg

 

 

 

 

 

 

 

2015.10.30

不知所以然的一個月⋯⋯

每天的時間都是一樣的,重複做著一成不變的事。

日月也一如往常的輪替,妳也⋯⋯

還是一樣的嗎?

 

 

2015.11.10

明年三月底妳說要去歐洲了,先去英國再做打算。

我說我還是在這裡,哪裡也不會去。

事實上是哪裡也去不了呢。

 

 

2015.11.22

凌晨三點半醒來以後再也睡不著。

不太確定自己是醒著還是睡著,關於妳的幻象不斷衝擊著我。

拍打我的岸沿。

我知道最近我們都過得不好,但是這不是我想要的。

希望這樣的日子會有盡頭。

 

 

2015.12.15

不斷地、不斷的想。我想我是愛妳的,我想是很愛妳的。

但是怎麼說,總覺得我們不再契合,變的污濁冷漠。

我們的火花被時間澆熄了,我們一起建築的未來崩塌了。

我們想要的,不再是我們想要的。

可是即使如此啊,我也想要愛著妳。永遠。

 

 

 

 

 

 

孫承歡的下巴都快要掉到地上了。腦袋一片空白,她覺得快要昏倒。

雖然一直在幻想能不能見到面,但實際上見到以後的事情都沒有再想過了,此刻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

她像個傻瓜一樣呆呆得站在那裡,任由洙泫姊姊靠近。

 

 

「這是,我的日記本。」洙泫姊姊開口說,聲音很小很小,在如此安靜的圖書館裡也像是空氣般自然的消失,孫承歡不知道她是故意壓低了音量還是原本就這麼小聲。

 

 

「嗯......啊!對不起!這是我偶然撿到的!不小心就......」孫承歡覺得很尷尬,尷尬到她想跳窗逃走。原來實際見面時候有種被抓包的、可能會被當成小偷扭送警局的感覺。

 

 

洙泫姊姊沒有再說什麼,也沒有責怪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微微的懷念感,她伸出手拿走那本日記,隨意地翻了翻。

 

 

「妳都看過了?」冷不防地靠近了孫承歡。栗黑色的長髮從肩上滑落遮住了她半邊臉。

 

「啊…...」孫承歡再度被嚇到,搖搖頭又點點頭。爾後才發出肯定的聲音。

 

「我沒有責怪妳,別害怕。這裡面在說什麼?其實有點忘了。」她露出羞赧的微笑。

 

像第一次見到一般的日記主人,此刻沒有被窺探到私密的不適,更像是懷念的撫摸著本子上的紋路。

孫承歡出走的心神在她拿走日記本以後才稍稍回來了一點,比較不那麼緊張後,試圖裝作自然的和洙泫姊姊攀談起來。

 

 

她不像外表那樣清冷,真的如她想的那樣,笑起來是另一種漂亮的樣子。聲音安靜而溫柔,聽著聽著就想讓人緩緩睡去。

 

孫承歡隱去尷尬,開始積極而友善的和她攀談起來,就是一種感覺,她們會聊得很開心,她們總有源源不絕的話題能夠說,除了感情。

 

那本日記在被翻過幾頁以後就收進了背包裡,洙泫姊姊沒有再提起,從她眼底閃過的一絲痛苦可以知道,那些記憶全都回來了。

孫承歡識相的轉移她的注意力,她們聊了整個下午,冬夜總是很快的到來,等她們再抬起頭的時候,外頭天色已經轉深了。

 

 

「能陪我去吃晚餐嗎?這附近變了滿多的,以前熟悉的店好像都不見了。」裴洙泫的手指稍稍撫過散落的長髮,語氣可惜又失落的說。

 

孫承歡答應了,帶她去她最常吃的那家拉麵店,在一個隱密的巷子裡,她和老闆挺熟了的,每次老闆都會多給她一片叉燒。

 

從學校走過去的話要十分鐘,但甚少人知道這家店,沒有招牌,外觀就像一般住家一樣,又隱藏在住宅區裡,所以很少學生知道。

 

「姊姊以前讀書的時候有來過嗎?」孫承歡在帶裴洙泫進去前這樣問道。

 

「啊…...沒有......」裴洙泫愣了一下。

 

「那太好了,這家店開很久了,是我的私人景點喔!」孫承歡開心地說完後便拉開大門朝氣十足地打招呼。

 

「妳這沒禮貌的小孩!太久沒出現了吧!」老闆是個中年大叔,帶著白色頭巾,也同樣爽朗的和孫承歡打招呼,不過在看到裴洙泫跟著進來後便有些尷尬的安靜了一下。

 

「死小孩,怎麼沒說妳帶朋友來,害我這麼沒形象。」老闆稍微抱怨了一下孫承歡後便轉身去拿菜單給她們。

 

裴洙泫連看都沒看就點了招牌拉麵,而後便開始環視起室內的裝潢擺飾。

 

「姊姊稍等一下,我去洗手間。」孫承歡點完餐以後便離開座位,暫時只剩下老闆和裴洙泫兩個人。

白色霧氣冉冉升起,為室內添了些暖意,裴洙泫的視線終於回到老闆身上。

 

「臭丫頭,回來的也太突然了吧,剛剛還想裝不認識,過分的小孩。」老闆突然笑了出來,一邊罵裴洙泫一邊熟練地甩著麵。

 

她也不知道剛剛為什麼進來前要對孫承歡說謊。也許是因為這家店有太多回憶,她下意識地想迴避吧。

但看見室內一成不變的那些擺設,還有老闆已經初顯老態的樣子,她無法不去正視這些。

 

「好久不見,老闆你老了吶。」裴洙泫笑了。

 

「妳也長大了啊,變得太成熟了,突然沒認出妳來。」老闆說,神情也盡是懷念。

 

「我本來看到是這裡的時候不想進來的,想找個藉口迴避,不過還是鼓起勇氣進來了。看見你覺得好多了。」

 

「哇,妳這個薄情的丫頭,就這麼不想見到我?」

 

「不是,只是你也知道這裡有很多回憶,過了很久應該要不在意了吧,但剛剛一瞬間還是忍不住在意起來,所以稍微退怯了。」裴洙泫笑笑地說,老闆暫時沒有回話,他知道裴洙泫指的是什麼。

 

「不過......是巧合嗎?前幾天她也回來了。」老闆將麵放進瓷碗裡,「瑟琪說她要搬走了,然後要去日本唸書。」

 

「是嗎。她一直在朝自己的目標前進,這很好啊。」裴洙泫安靜地說。

 

「她......有稍微提到妳......」

 

「我不想知道。我們已經沒有關係了。」裴洙泫沒有任何情緒的說。她們沒有關係了。

 

 

 

老闆搔搔頭不再說話,他沒有問那為什麼要回來。

有什麼原因使妳回到這裡?他沒有再問下去。

 

 

過一會兒孫承歡便回來了。

 

 

「剛剛在聊什麼?」孫承歡問老闆,然後好奇的看向裴洙泫。

 

「在說妳怎麼拉屎拉那麼久。」老闆一臉正經的回道,孫承歡馬上尷尬地大叫否認,裴洙泫則是忍不住大笑了。

 

 

她們走出去後才發現外頭下雪了。裴洙泫下意識地收起手臂,脖子也縮進大衣裡,但還是覺得很冷。

孫承歡看到以後便解下自己的圍巾套在裴洙泫身上,然後從背包裡拿出新的暖暖包塞給她。

 

 

 

「姊姊今天要回去了嗎?」孫承歡問,這裏離車站也近。幾分鐘就可以走到。

 

「啊,不過我沒有事先買車票,先過去看看吧?」裴洙泫說。

 

 

孫承歡心想今天是週五,很多學生要回家,不事先買的話是買不到的吧。

不過她沒有說,只是安靜的陪著洙泫姊姊到車站。果不其然的買不到車票。

 

 

裴洙泫愣住,而後才無奈的笑著說忘記了這件事,脫離學生生活有段時間了所以沒注意到。

 

「那怎麼辦?」

 

「嗯,在附近隨便找間旅館吧。」

 

「姊姊有換洗衣物嗎?」

 

「……沒有。」裴洙泫突然想起了什麼,「而且我身上只剩兩萬現金......」

 

孫承歡暗自好笑的看著神情崩潰的裴洙泫,突然覺得她更像是人類了。有種傻氣的親和感。

 

「來我家吧。」孫承歡朝裴洙泫伸出手,溫暖且有力的。

 

 

 

孫承歡覺得她們有許多契合的地方。從微小的習慣到人生觀,她們有許多相近的想法,也能體會對方的感受。她從來沒有被這樣理解過。

而如她所想的,她也能夠理解裴洙泫的心。

沒有困難的、輕易地、溫柔地理解了這個女人。

孫承歡彈著吉他,兩個人哼唱著冷門但她們都知道的歌。

唱著笑著,漸漸的靠在一起。

 

她的心毫無縫隙的被填滿了的感覺。

 

從更早之前就隱隱約約地感覺到自己早已被吸引,而現在已經確認了這沒有道理的情感。

只是她沒能在這時候說出來。

 

 

 

她們就只是,背對背的睡著。

 

 

 

就算過了幾年以後,她還是不知道該不該在那時候說出來。

沒有如果,沒有倒轉,只剩下假想的餘地。

 

 

 

 

 

她不知道如果在那個時候說出來,裴洙泫會不會為了她留下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tation - 小行星 的頭像
Station - 小行星

STATION - 小行星

Station - 小行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reloadmt1s
  • 欸是大三角
    还以为日记本里的她会是个没有名字的路人甲
    出现名字之后危机感瞬间上来了

    虽然被抓包但是孙胜完你还是这么自来熟温暖了小姐姐
    值得表扬啦
    但是最后什么鬼_(:зゝ∠)_
    小姐姐要走去哪里...走出韩国像某熊一样留学嘛???不如走去加拿大(咳咳

    虽然胜完从日记里认识了姐姐很久
    但是姐姐才认识了胜完一天啊啊啊啊
    拽住不许走不爱上胜完不许从胜完家跑出去(被白眼
  • 熊熊是路人沒錯,只是是很漂亮的路人~

    最後是......是......嗯(?
    我也不知道姊姊要走去哪裡哈哈哈哈哈

    對啊人家還沒告白就這樣走了很沒禮貌欸,姊姊快回來~

    Station - 小行星 於 2017/12/03 19:44 回覆

  • 關關
  • 放下與接受,在感情裡都是不容易的呢(遠望
    有時或許是相見恨晚,緣分真是難以捉摸
  • 對啊,而且放下到接受的距離還很長呢(遠望
    你說是我們相見恨晚~我說為愛你不夠勇敢~(開始唱

    Station - 小行星 於 2017/12/03 19:4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