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570.PNG

 


有R18描寫/......剩下的都還好(?


 

 

 

 

 

 

 

 

 

 

 

 

 

 

康瑟琪、康瑟琪——

 

 

 

她最喜歡的那個名字,甚至超越了她自己。

 

 

 

 

 

 

 

-

 

 

 

 

 

她染回了黑髮,因為孫承歡說喜歡她黑髮的模樣,像個溫柔婉約的女人。

 

而女孩染了偏淺的咖啡髮色,整個人看起來更加溫軟可愛,像個洋娃娃似的。

每一次看見她都想要把她抱在懷裡當成最喜愛的玩偶。

 

 

 

 

康瑟琪只要看見那個美好的女孩向她走來就會忍不住微笑,因為那個人同樣也咧著嘴笑著。

 

她會牽起她的手,緊緊握住,就算只是幾步路的距離也要如此,掌心的溫度直至一根毛髮,她都深深地愛著。

 

 

 

 

孫承歡、孫承歡。

 

她喜歡這樣呼喚女孩的名字,然後等待女孩回頭的那一個眼神。亮晶晶的,像寶石。

 

 

 

康瑟琪不是很喜歡說情話的人,但對孫承歡的一字一句都包含著純粹的真心。

每句話都像最重要的承諾般努力做到,不會哄她,卻會把她的每句話都放在心上,有時候像個傻瓜一樣。

 

 

 

傻瓜的愛。

孫承歡會這樣笑她。

康瑟琪每次聽到這句話時就會將她勾進懷裡,揉亂她的髮絲。

 

——妳不也一樣嗎?

 

 

 

 

-

 

 

 

 

 

孫承歡想起她一開始遇見康瑟琪的那天,至今竟也過了十年。

 

孫承歡是個浪漫的人(但本人不承認),比起慢慢培養的感情,她更相信一見鐘情,因為她親身體會過。

 

就從遇見康瑟琪那一刻開始。

 

全世界都在發光的感覺?不,沒這麼浮誇,但是目光總不自覺的被康瑟琪吸引過去。就是想一直看著她。

 

 

她不知道怎麼追求一個人,也害怕康瑟琪討厭她這樣的人,所以每一次都只是像朋友一般地關心,偶爾會約她出去吃飯,偶爾在她通宵工作時送一點暖胃的食物,除此之外便不敢做得更多。

 

 

她不是不知道康瑟琪的心有多麼封閉,很孤傲,受了很多傷,但她不覺得她冷漠。

 

 

那不是本來的她,她知道。

那只是她想偽裝自己,將自己關在堅固的城牆裡,只透過小小的窗口觀察世界。

她不知道康瑟琪經歷過什麼事,也從來沒問過,只是一如往常的關心她,用自己的耐心包容她。

 

 

 

她只是,缺乏一個真正的笑容吧?

 

 

所以每一次見到康瑟琪,她會揚起最真切的笑容看著她,用那樣的方式告訴她,妳不孤單。

 

 

 

—至少我會愛妳。

 

 妳聽到了嗎?

 

 

 

 

 

 

 

她們沒有太天轟地動的告白,沒有太浪漫的情節,甚至一切細節都省略,只是幾個應答就在一起了十年。

 

那也沒什麼關係。

兩個被稱為「最想交往同事」、「暖女」的人其實意外的在這些事情上一點也不上心。

孫承歡真的覺得沒什麼關係,光是和康瑟琪牽著手,那就足夠浪漫。

 

 

 這九年一起過了最平淡的日常,面對面吃飯,依靠一起聽音樂,到城內的舞廳跳舞。

普通的日常,手卻依舊緊緊牽著。

 

 

孫承歡從一個有些傻氣的少女長成了獨立成熟的女子,康瑟琪也是,這幾年柔和了許多,也學會開懷大笑了。 

 

她們搬了幾次家,換過好幾張沙發,客廳總是在粉刷,床終於換個軟一點的,唯有老式唱片機始終擺在客廳一角沒有變過。

 

 

 

 

她們也變了許多,唯一沒變過的是緊牽著的手。

 

 

 

 

 

 

 

 

 

 

—只是十年、如果知道的話,每一天的每一次擁抱,都會延長更久更久。

 

 

 

 

孫承歡想起那天和黑髮女子吵架後沒有回家,那晚的手機鈴聲沒停過,她聽著康瑟琪的歌哭了一整晚,隔天還是回家了。

 

如果知道的話,她不會捨得和她鬧,她會好好的擁抱。用自己一貫的溫柔撫平她的眉頭。

 

如果我們知道的話——

 

 

 

 

 

 

 

 

 

第一次發病時候是在家裡。

 

 

 

孫承歡在浴室裡刷牙,突然眼前一黑直接昏倒,發出一聲巨響。

康瑟琪衝進去時,她的額頭正淌著血,金色的髮絲上也沾滿了點點血跡。

 

 

康瑟琪慌亂地叫了救護車,抱著她到沙發上躺平。無論怎麼叫,孫承歡都醒不過來。

現在回想起那一天還是覺得很害怕。

 

 

 

醫生說那是不知名的病,不知道會有什麼症狀,不知道會怎麼發病,不知道有什麼藥可以醫。

 

她們愣在醫生的診療室裡,默默的坐著,直到康瑟琪先崩潰了。

她憤恨地抓著醫生的衣領問他到底是什麼意思,這麼不負責任的診斷到底是什麼,孫承歡在旁邊怎麼樣都拉不開,後來是其他護士幫忙架開後她才稍微冷靜了點。

 

 

金髮女子抱住已經崩潰的愛人不斷柔聲安慰,一邊暗自想著到底誰才是病人。

 

 

她覺得很害怕。她當然要覺得很害怕,因為那種不知道有沒有明天的人生,正是自己的真實人生。

 

可是她的康瑟琪表現的比她害怕,所以她又不那麼害怕了。

 

害怕的不只是自己,還有瀕臨崩潰的摯愛。

 

以後......如果那以後,沒有自己的日子,康瑟琪該怎麼辦?

 

 

 

 

 

 

現在她還是好好的,沒有什麼,只是比平常更容易覺得疲憊,睡眠的時間也變長了。

她辭了工作,變得有大把的時間思考她們的未來該怎麼辦。

希望走到盡頭前,可以想出答案。

 

 

 

 

康瑟琪辭了工作專心照顧她的女孩,她常常一言不發的只是盯著孫承歡看,看看她的頭髮,看看她的眼,看看她的嘴唇,看看她的頸線,有時候她覺得那好像一場夢,一個月前在醫院裡的那次診斷,好像不是真實的,那都只是幻想。

 

 

她們去了好多醫院檢查,直到孫承歡真的厭倦了那千篇一律的診斷,康瑟琪才半放棄的接受。

但那是不是騙人的?直到現在都還這樣感覺。

 

 

 

她的承歡明明好好的在她眼前活著。

 

她把女孩抱在懷裡,任由她闔眼睡去。

 

就算是看著她的睡顏也不會感到厭倦。

 

臉貼著承歡的臉,感受那微涼的體溫。

 

 

 

 

 

 

 

 

 

孫承歡可以感覺到自己的感官正在退化。

 

 一開始只是聽不清楚,後來是完全聽不見了,幸好在完全聽不見之前她就去學了唇語,依她的身體狀況只會變得更差,不會變好。

 

再來是味覺也漸漸的退化了,食物已經分不出任何味道。對此她有認真的難過了一下,而後便樂觀地想,這樣一來康瑟琪做的飯再難吃她也不會知道,某方面來說還是有好處的。

 

 

她沒有告訴康瑟琪這些,只是說她聽不清楚,要她習慣面對她說話。

 

 

然後她開始更常陷入昏睡,有時候一整天都不會醒來。

要不是康瑟琪的指尖有感受到幾近無息的微弱呼吸,她幾乎以為孫承歡走了。

 

不過偶爾也會有好的時候,那天康瑟琪就會推著輪椅,帶孫承歡到公園裡散步。

在朦朧柔和的光暈裡,孫承歡常常會想哭。

 

只要感受到康瑟琪的溫暖,她就忍不住想哭。

她好想再聽見康瑟琪的聲音。

 

 

 

 

 

 

 

 

 

 

 

抱著陷入昏睡的女孩穿過走廊,康瑟琪正好遇見要出門的鄰居,他們點點頭算是打招呼。

 

「她還好嗎?」鄰居看著康瑟琪懷裡的女孩,開口關心。

 

 

 

康瑟琪微笑的點點頭,隨著時間的洗鍊她也學會了柔軟。「她很好,謝謝你。」

 

 

 

「需要幫忙的話儘管開口。」鄰居也笑了一下,點點頭後離開。

 

 

 

 

 

「—我們很好,謝謝。」康瑟琪等到他走後,才低聲的開口。

 

 

 

 

 

她只是有點愛睡覺而已。

 

 

 

 

 

輕輕的把孫承歡放在床上,她又眷戀的看了幾眼才準備去做晚餐。

 

這幾個月以來她的廚藝進步了很多,從歪七扭八到可以擺盤,那也算是好好的練習了。

 

她一邊漫無目的的想著明天是不是要帶承歡回診,一邊俐落的處理了牛肉。

 

承歡喜歡吃牛,所以冰箱裡總是有各種她愛吃的。為了承歡她學了很多很多食譜,還跑去研究營養學。

 

本來還覺得自己跟廚房永遠也沒關係呢。本來覺得自己的廚藝永遠比不上承歡,或總是會被她嫌棄然後一把推到客廳呢。

 

 

她淡淡地笑了。

 

 

 

食物都準備好後,她走到臥室打算把孫承歡喚醒,卻發現她在一片黑暗之中啜泣,康瑟琪嚇了一跳,趕緊走到床邊。

 

床單上有一灘深黃,發出陣陣騷味,她只看了一眼就把女孩抱在懷裡。

 

 

 

「嗚嗚......嗚......對不起......」女孩把臉埋在掌心裡,模糊不清的道著歉。

 

「沒關係的,沒關係,嘿,沒事,換過就好了。」康瑟琪小心翼翼的拉開女孩的手,替她擦乾眼淚。親吻她的眼瞼。

 

 

 

 

 

 

 

 

 

孫承歡覺得很無力。

 

再慢慢的,過不久,她大概連自理也無法了吧。

已經開始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了,可能到最後會連自己的樣子都感到害怕。她不想這樣。

 

 

 

 

她不斷的,好像變成了康瑟琪的負擔,雖然康瑟琪什麼也沒有表現出來。

 

 

 

每一次失禁、嘔吐、昏厥,康瑟琪都會好好的把她抱在懷裡,一點不耐也沒有。

她倒是希望康瑟琪可以不要管她了,哪怕一次也好。可是康瑟琪只是會親親她的頭頂,安慰她。

 

她好討厭這樣的自己,失去了身為人的尊嚴。

 

不知道自己還有什麼值得被愛。

 

 

 

 

 

不然乾脆就這樣死掉算了。

 

 

她想起前幾天的對話。

 

 

 

 

 

「瑟琪,妳可以答應我一件事嗎?」

 

「什麼?」

 

「我走了以後要好好活著喔,不要難過。」

 

「我做不到。」

 

「為什麼?拜託妳答應我嘛。」

 

「嘿,我想傷心難過是我的權利吧,至少這一點權利我想要好好保留著。」

 

「......那妳答應我,不要難過太久。」

 

「嗯。」

 

 

 

 

 

 

 

某個充滿陽光的午後,她們把頭互靠著,談笑風生。

 

孫承歡看不到,康瑟琪的眼淚停不下來。

 

 

 

 

她知道孫承歡有一天是要離開的,只是不想面對,直到現在她還不相信孫承歡真的會離開她,到另一個世界去。

 

孫承歡也知道,她可憐的愛人。

 

 

 

 

 

 

 

 

 

 

 

那一天她準備好了一切,趁康瑟琪外出採買的時候打開了窗戶。

 

那窗戶有點高,她已經沒有太多力氣把腿跨上窗緣,即使如此她還是用力的想要攀上去。

 

她不知道這樣做對不對,也不知道對康瑟琪好不好,那一刻她什麼也沒想。

 

只想要趕快離開,不要再變成康瑟琪的負擔。

 

 

 

 

 

 

 

康瑟琪回到家的時候發現孫承歡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她馬上把手上東西丟下衝過去。

 

把頭貼在她的胸口,確認還有呼吸心跳,她馬上把女孩抱進臥房裡,注射點滴。

 

顫抖的手一絲不亂的整理好一切,關起那該死的窗戶。

 

 

 

 

 

 

 

 

女孩醒轉時,發現自己躺在床上,她懊惱的嘆了一口氣。

 

 

 

「很失望?」康瑟琪的聲音從黑暗中傳來。

 

 

 

孫承歡閉上眼不說話,隨即感覺到下顎被人緊緊捏著。

 

 

 

「為什麼要這麼做?妳以為這樣我會比較好過?」

 

 

 

康瑟琪幾近崩潰邊緣,她沒有辦法想像有一天回家只剩下一座空輪椅和打開的窗戶是什麼情況。

 

她不解為什麼孫承歡有勇氣這麼對待她。

 

她以為她表現出來的耐心足夠消弭女孩的歉意。

 

 

 

 

 

她顫抖的,憤怒的,恐懼的緊抓著女孩。

 

孫承歡哭了。

 

 

 

 

 

「對不起,我很自私。」她哭著說。

 

「我不要這樣活著,我不要妳看到這樣的我。」

 

 

 

想要康瑟琪的記憶裡只有她們美好的回憶,只有那些她們甜蜜的對望著,什麼也不說的午後;只有那些激情退去後的靜謐,而不是像現在這樣,看護一個廢物。浪費時間。

 

 

 

她只想要記得那些。只想要康瑟琪記得那些。

 

 

 

 

用力哭著,哭得傷心欲絕,康瑟琪把她緊緊圈住也不能止住她的淚。

 

不知道過了多久,哭聲漸漸低落,直到緩緩睡去,康瑟琪才把她放開。

 

黑髮女子很絕望,不知道該怎麼辦。

 

 

 

 

她無法不正視女孩的願望,一直以來都是這樣,但她所想要的過於荒唐,她甚至想都不敢想。

 

 

 

 

 

 

為什麼人生要這麼多痛苦。

 

好像悲傷永遠也不夠似的。

 

 

 

 

 

 

緊緊抱著孫承歡,聽著她極緩的心跳入睡。

 

 

 

這樣就好。

 

 

 

 

 

 

 

 

 

「瑟琪—」孫承歡睜著空洞的雙眼,無神的穿透過康瑟琪的臉,甜美的呼喚著。

 

 

 

像往常一樣。

 

 

 

康瑟琪笑著親親她的臉頰、額角、鼻頭,直至雙唇。

 

這副身體還是像她所熟悉的那樣,美麗,易碎。

 

孫承歡身上還有她熟悉的氣味,像嬰兒般的稚嫩氣息,就算被藥物腐敗,也無法掩蓋過那個味道,她深吸一口女孩頸後的味道。

 

慢慢的親吻,從下巴到肋骨,再到凹陷的腹部,一遍一遍來回探索,好像怎麼樣也不夠似的。

 

女孩隱忍的咬緊下唇,康瑟琪伸出一根指頭撬開她的嘴,在她的口腔裡撫弄著。

 

 

 

「別忍。」她溫柔地說。

 

 

 

著迷的看著孫承歡舔舐她手指的模樣,她要用力記著這每一刻。

 

現在的每一秒都彌足珍貴,她一點點都不想落下。

 

 

 

直到手上的體液夠多後,她把手緩緩向下探去,碰到女孩敏感的柔軟。

 

孫承歡縮了一下,康瑟琪慢慢的按摩著,讓她放鬆後才探入一根指頭。

 

 

 

孫承歡難耐的呻吟著,不知道是痛苦還是舒服,腰微微扭動著,不斷刺激著康瑟琪,忍不住又加了第二根指頭,溫柔但激烈的探索著。

她把康瑟琪的背抓了幾條紅痕,小聲的啜泣著,康瑟琪愛憐的吻著她的唇,慢慢的動。

 

她可以感受到孫承歡的一切。她的心,她的哀傷,她的恨,她的愛,她所有的毫無保留。

 

康瑟琪感受著那全部,感到心痛又滿足。

 

 

 

女孩睜開眼,看著上方的康瑟琪,儘管那裡是一片模糊,她仍準確的撫上她的臉,手指摸到一點液體。

 

 

 

 

「瑟琪,不要哭。」

 

孫承歡喘息著,露出了絕美的微笑,她哽咽的搖搖頭。

 

 

 

 

「我沒哭。」

 

康瑟琪的眼淚一點一點地落在孫承歡的臉頰上。

 

孫承歡一邊笑著一邊主動吻上康瑟琪。

 

 

 

 

 

她們都知道那終點會是什麼。

 

現在能夠留住多少快樂,就盡量吧。

 

 

 

完事後孫承歡如往常的感到困倦,只是她硬撐著,等到康瑟琪替她清理完後到她身邊環抱著她。

她的臂膀依舊是孫承歡最安心的港。

 

 

「瑟琪啊。」

 

「嗯?」

 

「謝謝妳。」

 

「笨蛋嗎。」

 

「我愛妳。」

 

「我也愛妳。」

 

 

 

「晚安。」

 

 

 

「晚安。」

 

 

 

女孩沉沉睡去。

 

 

 

康瑟琪看著她,看了很久很久。

 

把女孩的姿勢改成趴臥著,面朝枕頭。

又忍不住流了眼淚,偷偷沾濕了孫承歡的睡衣。

 

 

 

她也睡著了。

 

 

 

 

 

至今仍然不明白自己是為什麼願意放手了。

 

可能是因為,孫承歡執意要離開,她決定的事,康瑟琪也無法改變,有時候她們就是在比誰比較固執。

 

所以她任由女孩,就當作是最後的任性。

 

孫承歡悄悄地離開了,平靜的不帶一絲痛苦。

 

 

 

 

 

女孩離開了這個世界,可是康瑟琪的世界只剩下女孩。

 

她在清晨轉醒,抱著孫承歡微涼的軀體,依約定的沒有難過。

 

沒有悲傷,原來至痛是沒有任何感覺的。

 

是時候停下眼淚了。

 

 

最後她看著她們一起住了好久的房子,剛換過的盆栽,新買的飲水機,很久沒用的老式唱片機。

 

她想了很久,最後還是沒帶走什麼。

 

 

 

推開窗戶,輕鬆的抱著孫承歡站在窗緣上。

這些日子以來她變得太瘦了,本來就很矮小,現在輕的跟羽毛似的。

康瑟琪看著孫承歡落入長眠的雙眼,最後一次親吻她。

 

 

嘿,我們都會飛起來的,對吧?

 

 

 

 

 

 

 

 

 

 

 

 

 

 

 

 


雖然標題是取I Just,但內容沒有那種比較瘋癲(?)的感覺

 

在想這個故事的時候一直拿不定主意給哪對,不過看來看去也只能給94了

其實是很久以前寫的故事拿來改的(笑

 

覺得適合放在Perfect Velvet裡所以就改了w

現在看還是會覺得我自己心也會滿痛的一篇

 

希望大家看得開心啦(?

 

很久沒有寫94這對了,希望她們那種老夫老妻的感覺還是在

希望大家留言跟我說說感想啊啊啊,好想知道大家對94的看法~

 

 

今天就要上台講畢製了,乾,我希望我不會結巴

如果被待審查我可能就再也見不到大家了(???

 

希望見得到,再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tation - 小行星 的頭像
Station - 小行星

STATION - 小行星

Station - 小行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KL
  • 妳最好等我補心得給妳,我現在要滿身傷慟的去洗澡
    妳明天給我加油不然妳就死定了(不要威脅

    *等待編輯所以妳不准回留言*
  • 訪客
  • 真的是個滿心痛又幸福的故事,兩個人可以這樣的相愛,不管面臨到什麼,都還是幸福的吧。94之間那種互相扶持,沒有伸張的♥,是很耐人尋味的。
  • 對啊,我也覺得她們很幸福🤗
    最近覺得她們兩個調性愈來愈像💛💙🧡💙

    Station - 小行星 於 2017/12/20 10:54 回覆

  • 丸子
  • 「我們都會飛起來的,對吧?」
    溫溫妳這麼瘦小這麼輕肯定是飛得起來的
    那個很會吃的熊可能會飛不起來(破壞氣氛

    我很久很久很久很久沒有出現惹
    是不是很想我(沒有
    如果我的專題被老師退件
    我大概也不會再出現了(?
  • 好久不見啊~~~
    感覺你也是忙得天翻地覆齁哈哈哈
    加油啦不會被退的!

    Station - 小行星 於 2017/12/29 21:17 回覆

  • 訪客
  • 💛💙🐻🐹
  • 0.0
  • 好虐QQ可是故事好喜歡
    可是老闆我有問題!(舉手)

    完是先聽不到 後來也看不到了對吧?
    可是後來看不到後 是變聽的到了嗎XDDD?
    我反覆看了好幾遍可是我的腦想不出解答哈哈哈只好提問

    還是只是我太認真了XD?!可是我還是想知道解答(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