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phael-koh-259721.jpg

 

 

 

 

 

 

 

孫承歡閃過千絲萬縷的情緒,甚至想嚎啕大哭,但是比起大哭,她更是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好像十幾年來的心終於可以稍微放下了。

 

從來沒想過再次見面的場景和想說的話,未來總是讓人如此措手不及。

但十二年也該成長了,她不再是當年那個毛躁容易被影響的小孩了。

移動到裴洙泫身邊,用雙眼仔細的確認過是那個裴洙泫後,安心地笑了。

 

 

她依舊清亮的雙眼,窈窕的身形,眉角的那顆痣,笑起來上揚的弧度。孫承歡也不知道為什麼依舊那麼清楚,但她就是知道。

要說變的話,她想洙泫姊姊又更加的成熟了。經過時間的洗鍊變得更加的穩重,只是相處著就能讓人安心的信賴。

 

 

「妳還記得我。」孫承歡笑得靦腆而喜悅,一切好像回到了那一天。

「我在幾個月前從雜誌上看到餐廳的採訪,看到妳的照片還嚇了一跳呢。想著是不是妳,所以就來了。」裴洙泫舉起酒杯搖晃,「我來過幾次,不過總是沒有遇到妳。今天想說如果再遇不到的話,也沒有辦法了,就這樣回去吧。」

接著她瞇著漂亮的笑眼看向孫承歡。「幸好妳出現了。」

 

 

「前幾天感冒了在休息。我每天都會來餐廳的啊…...」孫承歡拍拍自己的胸口,幸好自己是個負責任的老闆,不然她該恨死自己。

「還好嗎?」

「啊,已經好了,不用擔心。」

 

 

她們聊了這十二年來的經歷,做了些什麼,有過什麼樣的緣份。大部份都是孫承歡在說,裴洙泫專心地聽,偶爾提出一些問題,然後繼續安靜的聽。

兩個人都有默契的沒有聊到關於裴洙泫那天無聲無息離開的那件事。

 

 

 

 

「聽說妳結婚了。」裴洙泫用一貫安靜的聲音說,然後眨眨眼。

「……是啊,因為想著年紀也到了,他對我也很好,所以就這樣了。」孫承歡一點都不想聊到這話題,至少不想跟裴洙泫聊。

「那樣很好,恭喜妳,我想他是真心愛妳的吧。」

「......姊姊怎麼能知道這種事情呢?」孫承歡苦笑著。

裴洙泫暫時沒有回答,直到調酒師將鑰匙交給孫承歡下班後,整個餐廳只剩下她們的時候,她才輕聲開口。

 

「因為承歡妳有讓人真心喜歡的能力。」裴洙泫說,「我們只見過一次面吧,只相處過極短暫的時間,但我們卻能夠像老朋友一樣在十幾年後繼續像這樣坐著聊天,這對我來說是很難得的。妳知道嗎?」

「我知道的。姊姊那麼怕生又慢熟的人願意再次和我見面,我覺得很感謝。」

裴洙泫愣了一下,隨即笑了起來。「妳真的知道呢,真不可思議。」

「那本日記的內容我都還記得。」孫承歡也笑了。或許真的很不可思議吧。

 

裴洙泫困惑了一會,然後才想起來,她們是因為那本日記而認識的,頓時間又陷入了懷念中,開始聊起學校的一些舊事。

她們彷彿回到十二年前的那天一般聊著,直到裴洙泫看向手錶,已經過了十二點。

 

她穿上大衣,將扣子一個一個慢慢扣上。孫承歡陪著她走到她的轎車旁,裴洙泫習慣性的挽上她的手臂。

臨去前,孫承歡握著裴洙泫,將自己的體溫傳遞給那雙冰冷的手。

 

「我還能再見到妳嗎?」她問。這次她終於有機會問了。

裴洙泫穿著平底鞋,她微微抬頭凝視穿著跟鞋的孫承歡,眼神靜謐而溫柔。

 

 

 

孫承歡等著,也同等溫柔地看向裴洙泫。

她發現自己面對著裴洙泫的時候,耐心會無限延展,即便心跳聲如此喧囂,還是能夠不動聲色地,像最忠心的寵物一般等著。

 

 

 

「我還會再來的。」最後她主動擁抱了孫承歡,沒再多說什麼便離開了。

 

 

 

孫承歡留在原地靜靜感受著那溫軟的身體,仔細的將那觸感記住後才回家。

 

 

她恢復了早起的習慣,每天早晨八點醒來,八點半到健身房,十二點吃午餐,下午一點在書房裡記帳,三點練琴,六點待在餐廳內幫忙,十一點關門。

喜歡規律的日子,喜歡每一步都按照自己測量好的距離前進。

比以往更堅持每天進餐廳,就算感冒了也要去,因為有裴洙泫那句話。

 

 

 

「我還會再來的。」

 

 

這句話悄悄地成為她生活的重心,比以往更熱情地生活著。

裴洙泫的承諾不會改變,她說到的,一定會做到。孫承歡知道,裴洙泫就是那樣的人。

 

 

 

只是她沒有說明時間。

 

 

 

整整一個月後,孫承歡的心再次開始焦慮了起來。

她知道不應該抱有那麼多的期待,但因為是裴洙泫,她沒有辦法忍受。

 

等待的過程開始變得凝重和漫長,她變得更在意時間的運行,每天到餐廳裡便無意識地張望著來客。

沒有發現那熟悉的身影後又失落的坐在椅子上,指節輕輕敲著木製桌面,另一隻手便撐著頭歪向一邊。

 

 

 

很明顯就是在想著誰。

 

 

 

可是她能做到的僅僅只是想念,她在和裴洙泫的關係裡從來就沒有主動權。

這麼想的話或許有不對等的地方,但孫承歡不知道哪來的底氣,她覺得洙泫姊姊也是愛著她的。

 

以某種隱晦而柏拉圖式的愛戀。

比她的暗戀再更暗的、幾近於底部的愛。她的直覺告訴她。

 

 

 

所以她才願意如此等待。等了十二年。

只是這一個月以來,好像又回到當初她剛離開的那些日子,時間變成一種凌遲,不去在意反而更在意。

忽略疼痛反而更痛。

 

最後她能做到的,僅是一成不變的規律生活。

 

 

她對待丈夫女兒依舊如常,只是偶爾笑容看來有些牽強,偶爾會陷入一個人的沈思。

女兒或許沒有感覺,但她那溫柔的丈夫早已察覺了吧?那個和裴洙泫有某些相似點的、另一個愛人,或許只是尊重而不願多問。

 

 

孫承歡什麼都不想說。她不想對任何人坦白裴洙泫的存在。那是她心底最深的秘密。

 

 

 

有好一陣子,她和丈夫幾乎沒講什麼話,每天回到家只是基本的問候,關了燈便躺在同一張床上,卻連手都不曾碰過。

有好一陣子,她每天都待到餐廳打烊才回家,只為了躲避和丈夫女兒相處的時間。

有好一陣子,她甚至懊悔的想著自己為什麼要開始這段婚姻。

 

對丈夫愧疚,對裴洙泫愧疚,也對自己愧疚。

 

 

 

她不明白究竟是什麼樣的情感能夠維繫她對裴洙泫的偏執,好像她在沙漠中拖著半死的身軀也要到達海市蜃樓的那樣偏執。

—洙泫姊姊,是幻象嗎?

時而在心裡反覆提問,卻又一再否定。只因還記著那日的溫度。

 

 

漫長的一個月過後,裴洙泫又無預警地出現了。

孫承歡本來在櫃檯交待一些事情,眼神隨意地瞥向座位區後便發現了穿著純白毛衣的裴洙泫,正跟一位背對她的女性談天,氣氛看來和諧輕鬆。她猜想興許是朋友。

 

 

深呼吸後吐了一口長長的氣,她依照自己的步伐走向吧台,選了邊邊的位子,並且要酒保送兩杯酒精濃度低的飲料過去。

 

冷靜。妳需要的是平靜。她對自己說。

 

半個小時後裴洙泫便來了。這個女人看起來依舊完美如常,像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的微笑著。

 

孫承歡凝望著那樣的笑容,突然嘆了一口氣,而後便抱住了裴洙泫。

 

雖然還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樣做,但她需要做些什麼來抒發這個月以來的心情。

 

 

 

裴洙泫將臉埋進孫承歡的長髮裡,雙手輕輕拍著她的背,像在安撫孩子般的。

暫時沒有人開口,等孫承歡平復下來後兩個人才分開。

 

 

「—抱歉。」裴洙泫說。

「為什麼道歉?」孫承歡問。

「讓妳久等了,不過,上一次沒辦法確定再次見妳的時間,就讓妳等了這麼久。」裴洙泫看透了孫承歡的心,但孫承歡不在意她的無所遁形,相反的,心情感到好了起來。

 

 

 

 

她說,她是來見我的。

她是為了來見我。

 

 

 

 

「姊姊還住在大邱嗎?」為了確認這個事實,她還特地問了個不相干的話題。

裴洙泫愣了一下,隨即微笑的點點頭。

 

孫承歡低下頭,隨著散落的髮絲掩蓋不住她的笑。

 

 

還像個傻瓜一樣,只是因為這樣就感到開心啊。她忍不住吐槽自己。

 

 

她們開始聊了起來,點了兩杯無酒精的飲料。

 

 

 

看著裴洙泫的側顏,和傾聽她溫柔的嗓音時,孫承歡再也注意不到其他事物。

 

 

 

「——最近,想著要去哪裡旅行。」裴洙泫說,「想找個靠海的地方,或是湖,最好是結冰了的地方。大概去個兩天,或三天。」

 

「姊姊要自己去嗎?」

 

「我沒有能夠一起旅行的朋友,所以。」裴洙泫不甚在意地聳聳肩,「妳知道有那樣的地方嗎?在森林中央,結冰的湖,能夠在上面滑出雪天使的地方。然後......」

 

孫承歡認真聽著裴洙泫的描述,突然感到不安。因為她敘述得過於詳細,雖然記憶中好像真的有去過類似的地方。

 

「姊姊為什麼想去那裡?」她問。

 

「……有一些事情,想在那樣的地方做。」裴洙泫安靜地說,原本沈浸在自己世界裡的嗓音又突然回歸理性。

 

孫承歡留意到裴洙泫的變化,便不再多說什麼,右手食指輕輕敲著桌面,開始思考記憶中去過的地方。

 

大約一分鐘後,孫承歡終於停止敲打桌面。

 

「三年前,我去過一次釜山,在海邊的一座森林裡迷路了,那個時候雖然很可怕,但事後想想那裡真的很美。有看到湖,很廣;樹木茂密的要看不見天空,我想姊姊或許想去那裡看看。」孫承歡努力的再加補一些細節描述那個地方。

 

「那個地方是沒有路的,我想想要怎麼跟妳說。」她要了紙筆,依憑記憶在紙上塗塗寫寫。

 

「如果妳跟我去的話,會很不便嗎?」裴洙泫突然打斷了孫承歡的思緒。她有些錯愕地盯著裴洙泫,而後者只是溫柔地笑笑。

 

「我想,妳能帶我去嗎?兩天,或一天來回也行。」裴洙泫有些抱歉,「會很不便嗎?」她又問了一次。

 

「啊,不會的。」孫承歡反射性地搖搖頭,「兩天可以的,一天太匆促了。我不會不方便,倒是姊姊難道不會不方便嗎?」

 

「妳能跟我一起的話就太感謝了。」裴洙泫搖搖頭,接著雙手握著孫承歡。

 

即使她的手冰涼的不似人類,孫承歡依舊感到一股微微的熱流,從相握的指尖傳達到心上。

 

 

 

 

「什麼時候去呢?」孫承歡問。

 

「如果可以的話,愈快愈好。這個週末好嗎?」

 

「今天是星期四,離週六只剩一天的時間,姊姊還要回大邱嗎?」雖然有些訝異裴洙泫的急躁,但孫承歡依舊理性的整理問題。

 

「我在這裡待到週六,然後我們一起去。」裴洙泫想了一會後說。

 

孫承歡本來想請裴洙泫到家裡過夜,後來還是作罷。她不希望家裡的人看見裴洙泫。

 

她不希望她和他見面。

 

 

 

 

 

 

「很晚了,我幫姊姊找間旅館休息吧。」她率先站起,然後牽著裴洙泫的手到室外。

這雙手,牽久了也會變熱的吧?

裴洙泫沒有拒絕,就任由孫承歡牽著她到車上,她有些新奇的看著開車的孫承歡,卻不再開口。

 

她下意識地開到住家附近,有間質量不錯的飯店,她正好是會員,無論何時都會有空房給她。

替裴洙泫辦好了住房手續後本來想就此道別,但裴洙泫又不期然地拉住了她。

 

 

「我不習慣一個人在外面睡,所以......」裴洙泫露出像可憐動物般的神情。孫承歡愣了一下便笑開來。

 

她不知道原來洙泫姊姊也會有像小孩子的時候。邊牽著裴洙泫往樓上走邊默默地微笑著。

 

等裴洙泫進浴室後她打了電話回家,告訴丈夫今晚陪友人一起外宿,叫他別等了。

 

面對他的時候,不知怎的還是有種愧疚感。她想更多的或許是罪惡感。

 

可她不能怎麼辦。唯獨對裴洙泫的情感是無法控制的。

 

 

 

 

 

 

躺在裴洙泫身邊,聽她靜靜地呼吸,思緒回到了第一次和她同床共枕的那晚。想著想著便忍不住笑了出來。

 

「笑什麼?」裴洙泫在黑暗中將身子轉向她,和她面對面。

 

「只是想起了十二年前,我們也曾這樣躺在一起過。」孫承歡懷念的說。那時候的感覺還存在著。

 

裴洙泫沒回話,只是無聲地露出微笑。孫承歡想著想著,突然就握住了裴洙泫的手,把她嚇了一跳。

 

「洙泫姊姊,不會天一亮又消失了吧?」她認真的問著,深怕醒來又將面對同樣的過往。她想這一次她會無法忍受。

 

沒辦法承受再次失去裴洙泫的感覺。

 

「……不會的。」裴洙泫主動靠近孫承歡,她便把裴洙泫圈進懷裡。輕輕地,牢牢地抱著。

 

「洙泫姊姊?」

 

「嗯?」

 

「只是想這麼叫著。」孫承歡偷偷親了一下裴洙泫的頭頂。她很高興裴洙泫什麼反抗也沒有。

 

「笨蛋嗎。」裴洙泫笑了,「不過,我很喜歡妳在喊我的時候的語調。不會讓我反感。」

 

「那我能多喊一點嗎?」孫承歡笑著說。

 

 

洙泫姊姊、洙泫姊姊。

裴洙泫。

 

 

她想,從裴洙泫的名直至她的一根毛髮,都像是麻藥一樣讓她無可抵抗。

她想,或許應該順從自己心上的渴望,以她想要的方式繼續待在她身邊。

 

 

 

 

 

 

 

 

 

 

 

 

 

 

 

 

 

 


下次就會完結了,我真不知道我居然寫了那麼長那麼久啊......

因為很久沒更新所以字數稍多點w然後沒寫新年文所以拿這個來擋一下(奉

 

居然居然,這個部落格也開了一年了,天啊~~~~~

本來想說大概連一年都撐不到就會變成廢墟了(欸

果然只要有貝貝就可以支撐我繼續寫下去,沒有貝貝我就是個廢物(有了還是廢

 

很感謝大家一年以來的支持和鼓勵,所有留過言的,看過故事的,因為我而喜歡貝貝的人們,真的很感謝

我也沒想過會因為這些小故事認識了很多朋友,甚至還一起去韓國看演唱會,現在想想這一年過得很不可思議

回顧這一年來是我第一次追星追得如此完整,也第一次沒有因為現實的忙碌而中斷關注,我真的長大了(沒有

 

新的一年也請大家跟貝貝繼續走下去吧~~~~~大家要一起愛貝貝啊~~~~~(大聲吶喊

大家新年快樂,平安喜樂,要健康地繼續陪貝貝走花路喔~~~~

 

最後,雖然因為畢製而很少出現了但知道大家還是有繼續在默默來這裡我真的是要痛哭流涕(抽泣

真的真的很謝謝大家,新的一年會更努力的,也希望能夠讓大家更認識貝貝是怎麼樣的團體,謝謝大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tation - 小行星 的頭像
Station - 小行星

STATION - 小行星

Station - 小行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訪客
  • 哈哈 開站一年辛苦了~很喜歡你寫的文章唷!新年快樂
  • 謝謝你!新年快樂!(握手

    Station - 小行星 於 2018/01/01 23:25 回覆

  • 高城秋
  • 一直想著什麼時候要留言會好一點(?
    因為短篇我都看完了然後長篇都還沒看(很想一次看完的人#
    --短篇我都沒留言我先懺悔個--

    對不起上面說了一堆廢話(#
    行星大妳好,我是兩個月前被妳和KL的文推進粉藍坑的阿秋(妳應該在KL那裡看過我了
    但就像我前面說的,我一直找不到適當的時機留言(?
    所以就一直拖到了現在(艸
    我很喜歡兩位的文字,總是讓人有種看了就有畫面的感覺
    當然偶爾一點開才發現是虐文也是一不小心就被逼得鼻酸心塞
    但我很喜歡妳們寫的文,真的
    也希望我突然留言不會讓妳感覺太突兀,也祝行星大新年快樂!
  • 你好你好~(握手
    ANYTIME都可以來留言啊!我沒那麼可怕只是很詞窮哈哈哈
    長篇......真的完結的好像只有一兩篇吧所以......
    沒關係啦不用在意那種事哈哈

    我不是大大拜託別這樣叫我啊啊(跪下
    謝謝你~真的很感謝你願意對我表達你的感覺~
    謝謝你喜歡(哭出來
    再說一次ANYTIME都可以留言啊啊啊啊啊!新年快樂!

    Station - 小行星 於 2018/01/02 01:36 回覆

  • 訪客
  • 終於更文了!太開心了!
    這個故事裡的柱現好神秘,完完對於她的執著也很神秘!
    不知道會是怎樣的結尾呢?
    突然想起SHE「我愛你」MV裡的故事
    雖然背景不同,但同樣身旁有另一半,
    但最愛卻是另一人...
    不知不覺就把故事投射進去了。
    呵呵 開心到胡言亂語了~
    期待完結篇喔!
  • 哇新年快樂~以後也會盡量更新的哈哈
    完結的後記會稍微提一下關於姊姊這個角色~
    結尾請耐心等待哈哈
    我沒聽過這首歌的樣子(弱
    還是我聽過但不知道歌名🤔會去找來看的!謝謝
    謝謝你~下次就完結了~

    Station - 小行星 於 2018/01/07 15:58 回覆

  • 訪客
  • https://youtu.be/sZNY4LNxMX8
    這是歌曲的連結
    看完結局
    或許在很久很久很久以後
    完完再次遇到柱現
    她就可以成為陪著她度過餘生的人
    畢竟一輩子算是有點長
    不知道你懂不懂我想表達的
  • 訪客
  • 真的很喜歡你筆下的裴洙泫
    還有文裡的氣氛。
    繼續加油 會一直支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