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339.JPG


完完生賀/有點奇怪的故事/前篇


 

 

 

 

 

 

 

 

她一直覺得,自己的心裡有什麼問題。

 

一個人的時候不會發現,和別人相處時她才驚覺到,好像有什麼問題。

纏繞在身體裡已久的,彷彿伴隨著她存在的,根本性的問題。

 

 

 

她躺在旅館裡柔軟的大床,目光輕淺的放在身旁的女孩身上。身上有一點汗的味道,還有一股特殊氣味。

 

撐著頭凝望女孩睡著的側顏。不知道這樣是不是幸運,她總是能吸引到某些氣質的女孩子,而大多都非常美麗。

 

外表端正,身材姣好,身上帶著某種渴求的女孩。

 

孫承歡自認為不是長得特別漂亮,跟那些正在交往的女孩比的話。

但如剛才所說,她好像很容易吸引到某種類型的人,引發她們假想,以為她們身上缺少的能夠在孫承歡那裡找到。

她總是貼心的滿足需求,溫柔的陪伴,眼神眷戀的流連在她們身上,好像將她們視為珍貴的寶物一般小心。

她總是能看見、並填補那些欲求。

 

 

 

 

然而事實是,沒有。那是錯覺。

彼此不過是各取所需。

 

 

 

 

女孩醒來,凌亂的短髮散在枕頭上,帶著迷糊的神情看向孫承歡,像迷路的孩子一樣令人憐愛。

無聲地對視幾秒後,女孩再度蹭進孫承歡的懷抱裡,不在意有些黏膩的觸感,和還汗濕著的胸膛。

 

 

啊,她曾想過這次該認真一點,以為對眼前這位女孩有比以往更不一樣的情感在,想試著認真的交往看看。

如果她認真的話,應該能把女孩留住的。

 

 

可是,似乎不行呢。

女孩已經有了一個未婚夫,好像在半年後就要結婚了。

而且彼此是在知道這件事的情況下繼續見面的。

她沒有表現出更多情感,女孩也不曾提起對孫承歡的看法。

她們就是見面,約在孫承歡家裡或旅館,一夜纏綿,擁抱彼此直到天色微亮。

 

 

 

 

 

不過她常常說,孫承歡是個奇怪的人。

 

好像不是地球人,是從火星或水星或別的星系來的人,身體再緊密地貼合、再靠近心臟,也總是感覺到如一座銀河系的距離。那麼的令人迷惘。

這大概是女孩對她說過最直白的評價了,也只有她對她這樣說過。

 

所以在那個時候產生了想對女孩認真的想法,那一瞬間,想把銀河系炸掉,讓兩人再也沒有這種疏離。

 

她覺得交往過的人裡,金藝琳是最靠近她的人了。可是她卻還是對她這麼說。

 

 

 

「我們之間隔著一個銀河系。妳不覺得嗎?」

 

 

 

孫承歡愣住。

那麼,過去的那些人又怎麼想呢?大概會覺得孫承歡根本活在宇宙最邊緣地帶,而且隨著擴張會不斷的離地球愈來愈遠吧。

她搖搖頭,並且抱緊了女孩,在她耳邊低聲呢喃著抱歉。

 

 

那是她存在在其根本的問題,沒辦法。

 

已經盡量的靠近地球了,也盡力地造了火箭、搭了橋,只為了能更靠近人類一點,卻還是變成這樣。

 

 

 

 

她們今天約在旅館裡,靠近藝琳家附近,因為她隔天要早起去試婚紗。

 

「比起他的話,我更喜歡妳。」女孩這樣說,並嘆了口氣。「但家裡是個問題,同性也是個問題,有源源不絕的問題一直產生。我想過得輕鬆一點。」

 

孫承歡默然,輕輕的撫摸女孩的頭髮。她一直喜歡藝琳洗髮乳的味道。

 

「這樣會很壞嗎?」金藝琳抬起頭,看向孫承歡。

 

「不會啊,想過得輕鬆一點不是什麼錯。」她揚起一貫溫柔的笑,一邊的嘴角微翹。

 

「如果我心裡真正愛著的是另一個女孩子呢?這樣也可以嗎?」金藝琳看著她,露出迷惘的神情,那雙眼帶著渴求。

 

渴求著心裡的那個人。卻不是她。

 

偶爾,她不想要和女孩分開。

她會這樣想著,雖然知道她們不會有好的結局,卻在偶爾想像著分開的情景時,會感到心痛。

 

 

她知道她們擁有的關係只是單純的肉體關係罷了。理智清晰,情感卻模糊。

 

女孩心裡有人,她明白。她心裡沒有女孩,她也明白。

 

 

「可以啊。這樣也沒什麼錯。」最終她還是笑著,將藝琳擁進懷裡,小聲的說著。

 

七點,冬天特有的灰色早晨已經來了,藝琳穿上來時的大衣和圍巾,孫承歡替她將領口翻好。

 

「再見。」藝琳說。

 

「再見。」孫承歡說。

 

女孩站在門口沒有馬上離開,而是一直凝視著孫承歡的身影,過了許久,小小的嘆了一口氣。

 

「如果妳活在地球的話,那就好了。」

 

孫承歡有些無措,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那樣的話,我就會更加地喜歡妳。」

 

女孩有些哀傷地說,然後再度揮揮手。

 

「再見。」

 

 

隨著關上的門,孫承歡知道,她們大概不會再見了。

她坐在床沿,穿著皺皺的襯衫,倒了一杯旅館提供的礦泉水。

細細地咀嚼女孩的話,然後她突然想到,該怎麼形容自己的問題了。

 

 

——她沒辦法愛人。

 

 

 

不管再怎麼努力,好像都沒辦法真正的愛上別人。

會不會真如藝琳所說,她是外星人,無法喜歡地球人?

那麼,只要找到跟她一樣的外星人就好了,對不對?

 

 

 

這樣就可以解決問題了,對吧?

 

 

 

——只是,這情形還要持續多久?

她到底該怎麼讓自己不再成為一個中繼站?

還要持續多久呢,她感到有些疲倦。

 

 

 

失去了回到宇宙邊緣的方法,就要尋找在這裡存活的方法啊。

 

 

 

二月二十一日,她和金藝琳已經沒再見過面了。

完全失聯。如她那日所想,她們是時候該說道別了。

 

這晚是朋友替她辦的生日派對。

她又回到了往昔的孫承歡,溫柔的微笑,紳士的舉動,和派對上朋友的朋友、不熟的女孩們曖昧的耳語。

那樣子好一點,至少她不會想起金藝琳。

 

 

 

她記不得派對是怎麼結束的,喝了許多調酒,結束後,清冷飄著小雨的街上只剩下她一個人。

 

 

 

那家夜店離自己的公寓不遠,走半小時能到,所以她選擇步行。沒有撐傘,這冷度還可以接受。

 

 

 

這一次她身邊沒有想帶回去的人。

總覺得自己也該過得健康一點,已經二十五歲了,私生活再繼續亂七八糟的也不太好、吧?

 

 

金藝琳之後,已經幾個月都沒有再遇見新的對象了。

 

她應該快要結婚了吧?不知道會不會邀請我去參加婚禮,應該不會吧?這樣的話該怎麼介紹我呢?

 

 

一邊胡思亂想著這些,一邊百無聊賴地踢著地上的石頭。

 

小石頭在路面上跳躍滾動,她的雙眼盯著那動向,最終發現那石頭滾到了一個人影身邊。

 

 

她蜷縮在路燈下,身上已經濕透,大概是在這裡淋了很久的雨。

全身止不住地顫抖。孫承歡靠近一看,原本以為是個小孩,但她一抬頭才知道是個成年人,只是體型很瘦弱。

她瞄了一眼孫承歡,然後又低下頭,將臉埋在臂彎裡。

 

 

「嘿,還好嗎?」她對女孩的冷漠不以為意,「繼續在這裡的話會凍死的喔,今天只有兩度呢。」她注意到女孩只穿著一件長袖毛衣,連外套都沒有。

 

 

女孩沒有回話,只是將自己的雙手收得更緊。

孫承歡搔搔頭,眼珠子轉了轉後乾脆陪著女孩蹲在路邊。反正她現在還不是很想回家。

 

因為無聊,她開始和女孩說今天是她生日,剛從某夜店結束派對,然後說起這週天氣如何,下週如何,接著開始問女孩為什麼蹲在這裡。

她以為女孩根本不會理她,正打算自顧自地繼續說的時候,女孩卻開口了。

 

 

「……我在等人。」聲音很小,很安靜。如果雨再下大一點可能就聽不見了。

「她不見了。」

 

「幫妳打電話嗎?」孫承歡從口袋裡翻出手機,而女孩再度搖頭。

 

「她為什麼會不見呢?」女孩抬起頭,面無表情地望著前方,已經凍紅的鼻頭和雙頰明顯正發著燒,她卻像沒感覺似的,固執地繼續待在這裡。

 

「……大概是回到火星或水星或別的星系去了吧。」孫承歡搔搔頭,試圖安慰女孩子。

 

 

她轉頭看向孫承歡,那雙漂亮的雙眼承載著冰冷的情感,濃密的睫毛上沾著落下的雨水。

 

像是理解了孫承歡的解釋般,她點點頭,然後無預警的昏在她身上。

 

 

孫承歡起先有些慌張,後來便認命的背起女孩,把她帶回公寓裡照顧。

 

等救護車的話太慢了,她可能真的就凍死也說不定。

 

將人輕放在床上,她把所有的棉被都包在女孩身上,事先替她脫去衣服,也把房間裡的暖氣打開。

 

然後坐在床邊時不時地替她擦汗。因為偶然翻到女孩的皮包就拿出身分證看了一下,知道女孩叫裴洙泫,比她大了三歲的姊姊。

 

 

 

她對照顧人這件事很有心得,也總是做得很好,幾乎是天賦也說不定。

 

感受他人的需求是她的天賦。

 

 

但需要他人又是另外一回事。

 

 

她看著裴洙泫睡著的側顏,還有微皺的眉頭,許久後替她撫平了眉間,發現她似乎已經降下不少體溫,終於有些放心了。

將水盆和毛巾放在一旁,她到廚房裡煮了白粥和海帶湯。

雖然已經過了十二點,但她都還沒喝過海帶湯呢。韓國人生日就是要喝海帶湯啊。

 

 

平日裡她就習慣下廚。料理這件事對她來說不難,也不會覺得麻煩。

 

外食的話也很好,但不知道是已經到了年紀還是什麼,總覺得外食很油膩。所以有時間就盡量自己做飯。

她的身體已經可以自動在廚房裡遊走,完全不需要什麼想法,做菜時間對她來說就是放空,可以一片空白的放任自己的思緒。

 

煮好了白粥和幾樣小菜和海帶湯後,她到臥室查看裴洙泫的狀況,發現她已經醒了。

 

依舊是面無表情的臉,依舊是蒼白的臉,依舊是承載著冰冷情感的雙眼。

孫承歡不以為意,而是又走到廚房替她盛了一碗粥和湯,端著餐盤到她身邊。

 

 

裴洙泫沒有動作,只是一直盯著孫承歡。

 

嘴唇有些龜裂,她發現後又去倒了一杯熱水給她,這一次她接過了水,慢慢的喝。

 

 

女孩喝完水後又自動地拿起粥來吃,吃完後沒說什麼又繼續睡覺。期間一句話也沒跟孫承歡說。

 

 

她摸了摸鼻子,把快流出了鼻水吸進去後認命的到沙發那裡去睡了。

 

 

那一晚沒作什麼夢,她進入真空般沈靜的睡眠,把疲勞和黑眼圈都扔進那真空中。很久沒有睡的這麼好了。

 

 

醒來時,習慣性的看了一眼時鐘,才早上六點,天還未大亮,她到窗邊去觀察,雨已經停了。

接著到臥室去看裴洙泫,她還在睡著,用手碰了碰她的額頭後有些放心了。沒有再發燒。

 

 

孫承歡到廚房去把昨晚剩下的白粥熱了喝掉,今天是星期六沒有工作,暫時還沒想到要做什麼,只好又回到臥室繼續看裴洙泫睡覺。

 

 

 

 

裴洙泫長得很漂亮。很美。可以一直看著也不會厭倦的那種完美臉龐。

 

她帶有某種微妙的神秘。

除此以外,孫承歡沒有更多想法了。

 

 

又看了一陣子,她才想到還可以把裴洙泫的衣服拿去洗。

烘乾後就能還給她了。

 

到陽台去忙了一陣子後順便打掃了客廳,再到廚房去煮新的粥,兩個小時後回到臥室時,裴洙泫已經醒了。

 

「感覺怎麼樣?」孫承歡維持平常的表情,端著粥站在她身邊。

 

「好多了。」裴洙泫想了想,又說,「謝謝。」

 

「不客氣。」她把粥遞給裴洙泫,「要洗澡的話我有新的衣服可以先借妳。」

 

 

裴洙泫點點頭,她掀開棉被後才發現自己身上穿著睡袍而不是原來的衣服,又抬頭看向孫承歡,後者倒是心平氣和地解釋了,一點尷尬也沒有。

隨著孫承歡走到廚房坐著,把那碗粥喝完後接過孫承歡給的新衣服,徑直走到浴室裡梳洗,孫承歡則是在廚房收拾。

 

 

原本想著裴洙泫醒來後應該會主動要離開,但她只是坐在沙發上,將雙腿屈起環抱著,不知道在想什麼。

 

孫承歡坐在單人座的沙發上無語地看著她。

雖然可以聊天,但沒有聊天的欲望,反正氣氛也不是很差,就這樣無言對視也行。

她撐著側臉凝視裴洙泫,再一次感嘆她長得如此完美,反而不像人類似的。

 

 

——她會不會也是外星人呢?孫承歡的腦袋閃過這個想法。

 

 

客觀來說的話,她應該不能被算作常人吧?

誰會在零下五度只穿著一件衣服蹲在路邊—還下雨—就算是失戀應該也會感覺到冷才對;誰會在一個陌生人家裡醒來後還依舊我行我素的,吃過飯洗過澡就這樣坐在沙發上一言不發?

 

 

她的行為不能被當作常人,孫承歡想。雖然她覺得無所謂。

 

 

「要送妳回去嗎?」良久,孫承歡先打破了沈默。畢竟不能繼續放任這奇怪的行為下去。

 

 

裴洙泫一直像游離在其他星際一樣的安靜,聽見了孫承歡的話才回到地球般的看著她。

她張口想說些什麼,最後卻沒說,只是點點頭自己走到玄關去穿鞋子。

 

 

看著像是半自動人形玩偶般的裴洙泫,孫承歡居然沒有覺得她很奇怪,反而感到有些可愛。

開著車送到指定的地點後揮揮手便離開了。同樣的不說話。

 

回家的路上開始想著那個奇異的女孩,不知道為什麼,她有預感她們會再見面。

 

 

 

裴洙泫身上缺少了什麼,並且渴求著什麼,這是孫承歡感受到的。

 

她大概也有那種感覺,就像以往的那些女孩一樣,她總是吸引著同類型的人。

 

裴洙泫雖然比較特異了點,但孫承歡知道她也是那類型的。

 

 

 

可是這一次的話,會是持續漫漫的冬天呢,還是進入初暖的春天?

 

她想努力的,再試試看。

 

還稱不上有好感,但如果能有機會的話,她不會拒絕。

 

 

 

想終止自己的不幸。不想繼續這樣活下去。

 

她想帶給別人幸福,也想讓自己幸福。

 

 

 

 

 

 

 

 

 

 

 

 

 

 

 

 

 

 


......這已經超出了我可以控制的程度。

寫了這麼久,什麼時候可以有寫得很順的時候呢(嘆

啊,可能是我寫得還不夠久,前後加起來才約一年,唉

 

所以如前面所說,這是個我無法控制的奇怪故事

我上次說想寫個冷漠愛情,因為還沒寫完不知道有沒有冷漠

但說真的,孫承完這個人到底要怎麼冷漠啊,她感覺跟冷漠這詞完全不相干

裴姊姊還可以靠著氣場跟臉騙騙我她有點冷,完完就是個無時無刻都在傻笑的可愛鬼啊

所以大概,我的冷漠都市愛情又要毀掉了吧(哭

 

可能看完也很難理解,我也知道的,可對我來說是......新奇嗎?

不算是我有寫過的題材吧(想

我也不知道,希望看過的人給點感想w

 

而且這次生賀的標題都不知道在取啥小的,我都亂取www

21號的字數會更多,請大家耐心地看~

現在想不到要說什麼比較好,可能等我寫完會有比較多感想

噢,開頭的部份加入了超冷的CP呢wwww

Just a prank~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tation - 小行星 的頭像
Station - 小行星

STATION - 小行星

Station - 小行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吳珉臻
  • 嗯 看起來就是一個冷愛情的前奏啊
    是沒有接觸過的題材而且感覺不好寫呢!
    不過完完這樣好嗎 上一秒還有點留戀傑尼龜
    下一秒就立刻被姐姐吸引走了!
    不過這是一個令我著迷的坑呢
    會一直支持下去的!作者加油
  • 你好你好~(揮手

    不好寫真的不好寫嗚嗚嗚嗚嗚嗚(哭倒

    時間軸已經拉的有段時間了不用擔心(拍
    這本來就是粉藍的場wwww
    謝謝!我努力地寫完了!

    Station - 小行星 於 2018/02/21 00:19 回覆

  • KL
  • 開頭看到是藝琳的時候我有震驚兩秒
    我喜歡外星人這個形容,我也很常說自己是外星人
    我跟完完是不是同一個星球的人(想太多

    要寫冷漠都市愛情從完完視角出發真的很困難欸XD
    這孩子全身上下就是散發著溫柔的氣息啊啊啊啊啊

    我覺得人是會互相吸引的
    雖然大部分是各取所需,但也是因為有一個需求,才會吸引到能滿足這個需求的人
    但要在這之中發展出感情,我覺得滿需要勇氣的?

    不過姊姊真的是滿神奇的欸(沒禮貌
    面無表情的霸佔完完的床www
    要是在冬天的簽售會穿的很單薄完完會不會把我撿回家(作夢

    期待後續跟結尾
    希望完完可以獲得屬於自己的幸福
    希望粉藍幸福嗚嗚嗚嗚嗚(汪汪汪
  • 齁,我自己也震驚我在想啥小,但就真的沒其他人選了www
    還好我沒多寫什麼奇怪的描寫(?
    不是喔,絕對不是同個星球的人喔,你頂多只能跟我是同個星球的怪人(乾

    這人根本是用陽光空氣水跟愛跟溫柔做成的(?

    人類之間的萬有引力雖然很微弱但還是有的喔,一直都在吸引著什麼,但是不是對的又另當別論了ww
    我是覺得所有感情要發展成愛情甚至婚姻都很需要勇氣啦(想

    她是個奇怪的人但不是壞孩子!(沒人這樣說
    只要面無表情死皮賴臉就可以霸佔完完的床了喔(不對
    並不會喔。我可以肯定地告訴妳不會。(正經個屁

    她們會幸福的。我真想送張結婚證書給她們。

    Station - 小行星 於 2018/02/21 00:33 回覆

  • 泡菜
  • 沒想到是相愛相殺的雙魚賴
    不過孫承歡沒猜錯
    裴柱現或許是外星人
    她那個臉蛋根本不是地球的啊啊啊啊啊啊(激動屁

    噢我很期待2/21呢!因為要開學了
    我作業都還沒寫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乾
    但是是孫承歡生日 這點是我感到開心的唯一理由
    我最喜歡的兩個主唱都2/21生日
    另一個是媽木的金容仙(沒人問#
  • 不www雙魚孩子不是重點啊www

    要怎麼去裴柱現星球嗚嗚嗚嗚好想去看看她家鄉長怎樣喔(白痴

    21號?有這麼早開學的嗎www
    沒關係啦,請同學喝飲料借來抄就好(不對
    好像很多偶像都在今天生日的感覺ww
    總是被欺負又常常被衝康的容仙隊長生日快樂!

    Station - 小行星 於 2018/02/21 00:38 回覆

  • 訪客
  • ♥我也喜歡兩個221的完完&容仙啊♥!(沒人問too)

    這個故事會怎樣發展呢?
    很期待
    但我可以說我無法想像完完跟Yeri...嗎
    完完心腸感覺很好感覺遍體鱗傷也不會對人冷淡
    但把自己真實心情藏起來很符合完完的
    所以對於妳寫的觸碰不到內心
    很能感同身受啊
    我已經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總之很期待兩個外星人擦出不一樣的外星愛情故事
    那種就算很奇怪也不奇怪的愛情故事
  • 完整的話應該要等五個人的生賀wwww

    我也無法想像......但因為沒有什麼人選了ww
    不過其實我只要有完完我都可以啦(愛心

    完完真的到骨子裡都是忠犬屬性的感覺(哭
    謝謝!我覺得要觸碰到一個人的真心是很難的
    有時候需要時間,有時候需要運氣的

    謝謝~很奇怪又不奇怪的,愛情故事什麼事都很容易發生的www

    Station - 小行星 於 2018/02/21 00: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