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V修螢幕快照 2018-01-09 下午8.05.09.png

 

 

 

 

 

 

 

 

 

橘色的門。

 

 

 

 

一排一排的橘色置物櫃,按照等距排好。

先前看見的橘髮女孩這次綁起了辮子,穿上合身的白色運動衣和貼合的黑色運動褲,正打開自己的櫃子明顯在尋找什麼。

她又咬了手背,這次很大力甚至留下了齒痕。

 

會痛所以不是夢,但她沒有其他可以解釋為何橘髮女孩能在一瞬間就換上不同造型的穿到對面的門的理由。

 

這其中完全沒有邏輯,也沒有該存在的物理性。

她想唯一的物理性就是自己手臂上的齒痕。

 

 

非常詭異的情況。即使畫面就只是一個女孩站在置物櫃前。

 

 

不過很快她就看到有另外四位躲在後面三排的置物櫃,一同面向橘髮女孩。

再仔細看,棕髮女孩竟然復活了,正穿著同樣的運動衣排在陣列裡。面無表情。

 

 

 

下意識的,覺得鬆了一口氣。

 

在這裡她並沒有死。

 

那麼好像可以說她其實並沒有殺了她?畢竟沒有看見任何屍體。

 

 

 

只是一同維持了面無表情,四個人,包含自己。

 

—確定有人要殺了她嗎?難道她就不是那個兇手嗎?

 

 

她們似乎正對應了某種節奏,拍子一到四個人就伸出手。

橘髮女孩正好關上了櫃子,明顯愣著。那是什麼聲音?

 

 

置物櫃依等距倒下,橘髮女孩無法逃開。她轉頭,準確地望向自己。

 

這一次看見了,確實就被壓在厚重的櫃子下,想靠一個人的力量是無法逃開的。

 

看不見她的臉,只有手伸出來,顫抖著。

 

四個人走向前圍住橘髮女孩,而棕髮女孩站上了置物櫃,居高臨下望著那隻手。

 

深色血液緩緩擴散。

 

 

 

 

在這裡,她也參與了殺人,這一次確實的殺了人。

她無法叫喊,無法阻止,離奇的是對這種事愈來愈沒感覺。

 

好像很正常。一切都是玩笑。

 

她的心好像正在慢慢接受這種事。

 

可是手背的痛感還在持續,齒痕尚未消失。

 

 

 

 

四個女孩一同回到原來的位置,連姿勢都一樣,而地上的血液還在擴散。

 

她突然明白,這些房間內所發生的事件將會一直重複。每個房間有每個房間該做的事,就像倒帶一樣會一直replay。

而她該做的事,在這個詭異又無法離開的空間裡,只有參觀。然後找到說謊的人。

 

 

—冷靜點。只要找到殺手,我就能夠離開。

 

 

定下了心神,她推開下一道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tation - 小行星 的頭像
Station - 小行星

STATION - 小行星

Station - 小行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